当前位置: 首页 > 图书中心 > 书评书摘 > 《女性五人诗》:完整展现了当今女性立身的感受和思考

《女性五人诗》:完整展现了当今女性立身的感受和思考

发布日期:2019-03-20 新闻来源:新华网  作者:

【书籍信息】

书名:《女性五人诗》

作者:王小妮 翟永明 蓝蓝 周瓒 海男

ISBN 9787020135295

单价:59.00

出版时间:2018.12

【作者简介】

王小妮,满族,生于吉林长春。出版诗集有《我的诗选》《我的纸里包不住火》等多部,另有独步散文随笔选集,以及长篇小说面世。

翟永明,生于四川成都,祖籍河南。出版诗集有《女人》《在一切玫瑰之上》《十四行素歌》《翟永明的诗》等多部,另有多部散文随笔集面世。

蓝蓝,生于山东烟台,祖籍河南。出版诗集有《含笑终生》《情歌》《飘零的书页》等多部,另有散文随笔集,童话集,以及长篇童话多部面世。

周瓒,生于江苏,出版诗集有《哪吒的另一重生活》《松开》《写在薛涛笺上》《反肖像》等多部,另有诗歌评论著作,以及翻译著作面是。

海男,生于云南永胜,出版诗集有《虚构的玫瑰》《是什么在背后》等多部,另有散文随笔集,以及长篇小说多部面世。

【内容介绍】

汇集当代五位有代表性的女性诗人有代表性的诗歌作品,风格各异,立场相近,完整展现了当今女性立身当代的感受和思考。同时,显现了当代诗歌创作的的美好风采。浅读深研,均有收获。本书具备诗学和社会学两方面的价值。

【精彩内容节选】

王小妮《月光·刺秦夜》:一切都要赶在月出以前。// 没人发现他 / 松林慢慢拉下黑面具 / 荆轲也许就在左右。/ 不知道这一刻 / 他投下多少挎刀的影子 / 大地紧闭,俺紧了勇武的心。// 银光高升,月亮蹦出来 / 树的血管条条透白。/ 今晚月光沉 / 快被压断气了 / 几千年的灰土 / 使劲使劲一阵拍打。/ 没心喊什么荆轲 / 趁黑动身的,谁不是孤身一人。

王小妮《在重庆醉酒》 :……可是我碰到了真实的栀子花 / 我的手冰凉地白了。/ 我要贴近去看清这个重庆 / 它不过在一片美妙的雾气间 / 为我摆布下 / 古今飘荡的酒肆 / 能看见的只有海市蜃楼。/ 再找那只靠紧住重庆的酒瓶 / 枸杞红枣里 / 盘坐一条辉煌花纹的老蛇。/ 我和它们谁是真实?/ 金子早早都被放生 / 我已经不想拿到添酒的钱了。// 可是重庆照样金银闪烁。/ 我看得太清了 / 落进酒的透明里 / 我原来是一个好人 / 朝天而造的门也是座好门。

翟永明《鱼玄机赋》 :这是关于被杀和杀人的故事 / 公元八六八年 / 鱼玄机 身穿枷衣 / 被送上刑场躺在血泊中 / 鲜花钩住了她的人头 // 很多古代女人身穿枷衣 / 飘满天空 串起来 、可以成为白色风筝 她们升不上天……

翟永明《致阿赫玛托娃》 :……一个三流的时代 / 争取一个三流的下午已属不易 / 许多聪明人来至这里 来了又走 / 许多书籍 美丽精致 / 镶嵌画般装潢了你 / 如同这幢看似简朴的故居 / 装潢了你的苦难 / 唯有苏联的心灵不能装潢 / 唯有一代人的存在永不落幕 / 唯有诗 不能弯曲 / 我立足于此 / 仍然听见他们来自地底的声音

蓝蓝《红柳》 :她跟我说着河流。地下滚滚的泉水。// 而沙砾和碎石埋着她的沉默。/从那里她柔弱的头颅开出粉红色湿润的花来。

蓝蓝《我说不出道理》 :真好。我说出它就像婴儿嘴里仍含着 / 母亲的乳头。撩起衣襟,抚摸隆起的肚腹 / 是的,必死的肉体,还有眼泪,一个人微不足道的 / 痛苦……但,真好。我没有道理。说出这句话 / 就像我献出颤抖的初吻。我,三十六岁,一个女人 / 上班,买菜,风带着我飞得更远 / 我想弯下腰为你擦去鞋上的灰尘,带起一团轻微的漩涡:/ ——就是这个,爱。把嘈杂的生活 / 深深卷入它安静的水底。幸福。我感到自己的呼吸,用粗糙的手握紧它 / 加上死亡:比所有的“值得”/ ——更多。

周瓒《翼》 :有着旗帜的形状,但她们 / 从不沉迷于随风飘舞 / 她们的节拍器(谁的发明?)/ 似乎专门用来抗拒风的方向 / 显然,她们有着自己隐秘的目标。/ 当她们长在我们躯体的暗处 / (哦,去他的风车的张扬癖!)/她们要用有形的弧度,对称出 / 飞禽与走兽的差别 /(天使和蝙蝠不包括其中)/ 假如她们的意志发展成一项 / 事业,好像飞行也是 / 一种生活或维持生活的手段 / 她们会意识到平衡的必要 / 但所有的旗帜都不在乎 / 这一点;而风筝 / 安享于摇头摆尾的快乐。/ 当羽翼丰满,躯体就会感到 / 一种轻逸,如同正从内部 / 鼓起了一个球形的漂浮 / 因而,一条游鱼的羽翅 / 决非退化的小摆设,它仅意味着 / 心的自由必须对称于水的流动

周瓒《死在午夜降临前》 :……他们不会费心去想 / 关于身边的陌生人的一切 / 关于他们有多陌生或疏离的根源 / 不会联系到那种莫名的恶意 / 会波及他们自己 / 当砍刀离他们的身体只有一毫米 / 他们也不会认为是来自仇恨 / 或某个理念或国家政治或恐怖主义 / 他们本能地躲闪、奔逃时 / 也来不及去理解这样一种暴力 / 和它背后更深重的冲突 / 他们的死亡只成为矛盾放大的图像 / 刽子手和他们在这一点上重合了 / 这可能吗?这是亵渎吗?/ 鲜血、尖叫、倒下的人、散落的行李箱 // 离出发仅仅只差一步 / 离抵达仅仅只差一晚

海男《乌鸦》 :……乌鸦被我赶紧屋子里是在早晨 / 人们用淘米水和用井水的时间 / 从此,乌鸦就住进去,我住旁边 / 在隔壁敲敲玻璃,乌鸦,乌鸦,好乌鸦 / 黑乌鸦和黑乌鸦

海男《今天的日子炫目而迷醉》:光束开始越过峡谷的有一道漩涡口 / 左岸和左岸的民间生活 / 充盈着炫目而迷醉的光阴 // 今天的日子炫目而迷醉 / 我替代了那群越过澜沧江中段的妇女 / 开始言说,那些被我言说过的必是光阴的游移莫测 // 她们的身体像水底的合声欢唱 / 她们带着肉欲和炎症的身体不时昂起头远望 / 她们缤纷而抑郁的幻觉中涌来了大米和葵粒 / 她们有时会警觉地环顾四周有没有盗马人的出现 // 今天的日子炫目而迷醉 / 石头、小麦、豆荚和水波贯穿成一体

【名家谈】

王小妮……一行行白栅栏一样的诗, 像小院子似地围着她,像浓荫的城堡,簇拥着她。她,像街头上任何一个人那样活着,安详地洗衣、煮饭。读一些字,写一些字。

——评论家徐敬亚

她(翟永明)的生活,跟写诗是等边关系,是收缩性地建造最大可能的心灵协调的形式,而不是美学,也不是生活的恶意转换,只是传统的生活本身,一种丰富的反应……她没有任何理论的框架,也无需对形象保密。

——诗人、学者钟鸣

蓝蓝诗歌的特质在于一种为敏锐的感受力所激发的“诗性正义”,她的诗越来越强烈地表现出一种从热爱作为出发点的社会批判。在从“赞美”向批判的转化中,对生命的热爱与尊重使她免于陷入流行的反讽境地。蓝蓝的诗将社会伦理情感的伤害感受与日常生活中诗意时刻隐喻式的并置在一起,充满了内在的伦理性与诗意之间的张力。

——评论家耿占春

在我看来,如何从女性自身的独特经验出发提出具有普遍意义的人性命题,应该成为女性诗歌关注的焦点之一,而周瓒的写作恰如其分地实现了这一点。

——评论家张桃洲

第一次读到她(海男)的诗,是她1987年参加“青春诗会”时所作的一首长诗《首都》,我当时惊讶于一位年轻女诗人对这类题材的创作性的把握,不等我有所反应,她那里长诗、组诗和无穷尽的短诗,就像她家乡的澜沧江一样,澎湃而至。我吃惊、感叹,她的迸发的热情,她的快熟运动的写作方式,她如涌的文采,是身躯的强力扭动还是语言的?

——诗人翟永明 目录、后记 目录

责任编辑:zhaozixua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