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报看大众图书出版动向

发布日期:2021-05-17 16:28 新闻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作者:陆云

二三月间,国际传媒集团相继发布2020年报。从年报可见,出版业受新兴媒体竞争、线上线下营销渠道变革、消费者休闲娱乐需求变化以及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多重影响,全球大众出版市场及实体书店均经受巨大挑战。在传媒大鳄羽翼下的大众图书出版社,一方面受到大集团重新定位及转型的影响面临换帅或与其他社整合出版资产的变局,另一方面在互联网和新技术的裹挟下,加大布局优质内容以凸显品牌独特性,拓展数字营销渠道并打通各环节的资源和功能,优化线上渠道来改善在版书销售业绩,通过重点新书和在版书的渠道再造实现出版社的有机增长。

前途未卜的阿歇特

根据拉加代尔集团(Lagardère SCA)2021年2月25日发布的2020年报,其出版板块——阿歇特图书集团(Hachette Livre)总收入同比增长0.8%至23.75亿欧元。与拉加代尔旅游零售业务受疫情影响大幅下滑相比,阿歇特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其在整个集团的收入占比从2019年的33%增至54%。

出版占比的大幅攀升,还与阿歇特图书集团注重出版有吸引力的文学图书并扩大销售收入有关。在阿歇特开展有出版业务的各国实体书店里,纷纷开创性地提供线上销售及线下下单后自取货服务,大大缓解了2020年11月疫情再度暴发对图书销售带来的负面影响。

文学图书在多个国家市场销售增长强劲,加上开发的多介质版本对销售的带动,缓解了其他国家市场的销售疲软状况。如《巫师》(TheWitcher)、《暮光之城》(Midnight Sun)、《应许之地》(APromised Land)和法国作家基尤姆·姆索(GuillaumeMusso)的新作在不同地区畅销并带来可观收入。与文学书相比,教育和旅游书板块相形见拙,教育图书受到法国教育改革以及西班牙和墨西哥削减学校预算的影响下滑,旅游指南受疫情影响需求疲软,阿歇特旗下的漫画出版公司Partworks也减少了新书品种。

2020年,阿歇特图书集团经营利润同比增长10.4%,超过了并未出现疫情的2019年(经营利润同比增长9.2%)。这一方面得益于多介质文学书销售大幅增长,其中电子书收入同比增长22%,有声书同比增长25%;另一方面,已出版图书(或称老书、在版书,backlist),如《巫师》、《小龙虾唱歌的地方》(Where the Crawdads Sing)、《渺小的伟大》(Black Lives Matter)在市场上大受欢迎。此外,该集团还通过调整营销策略、降低人员成本等方式减少成本支出。

从并购看,出版版图向更广阔领域拓展:2019年12月,拉加代尔收购了法国桌面游戏发行商贝莱德(BlackRock),2020年1月收购了法国教材出版商Le Livre Scolaire,9月收购了英国礼品书出版社兼三大艺术类出版社之一的Laurence King。

拉加代尔集团管理层在2020年经历了一次“震荡”。缠绕拉加代尔集团整整一年的投票代理权争夺战(Proxy fight或Proxy battle)到今年4月底终于尘埃落定。之前,拉加代尔创始人之子阿诺德·拉加代尔(Arnaud Lagardère)尽管只持有7%股份,却能够通过其家族控股公司(实行特殊的组织结构“commandite”,这种有限合伙关系使阿诺德有权力领导整个公司)对拉加代尔施加更大的控制权。而其他股东,包括有26.7%股份的维旺迪(Vivendi)、有20%股份的琥珀资本(Amber Capital)一直在推动各自拥有更大权力。

现在,该公司将转为更传统的股份制公司,在新的架构下,阿诺德·拉加代尔将担任为期6年的董事会主席兼CEO,在公司董事会中有3个席位。维旺迪将有3个席位,琥珀资本和其他股东各有1个席位。

之前一直有人担忧这场投票代理权之争会导致拉加代尔的出版资产被卖给维旺迪。现在这个结果打消了这种顾虑。该集团也发表声明称,新的架构表明公司重申其整体性,专注出版和旅游零售两大支柱。

阿歇特图书出版集团CEO阿诺德·诺里(Arnaud Nourry)在此次震荡中黯然退场,今年3月底离开了这家他经营了18年的出版集团。诺里曾对拉加代尔收购维旺迪旗下的法国第二大出版社——埃迪蒂(Editis)的部分股份颇有微词,认为没有策略意义,他还提出,要避免通过并购拆分出版业务。而在此次股权变更后,阿诺德·拉加代尔并未提出他6年期满后出版业务将何去何从。阿诺德·诺里的接棒者皮埃尔·里洛伊(Pierre Leroy)是拉加代尔集团联席管理合伙人兼秘书长。虽然他表示,持续在法国和全球发展阿歇特图书集团是拉加代尔集团不变的宗旨,他们在调整阿歇特的方向,使之与整个集团的长期战略相一致。但阿歇特的未来仍充满变数。从2021年看阿歇特将回归到常态,既有令人乐观的迹象:法国经典漫画系列“高卢英雄历险记”(Astérix)新作将在2021年第4季度推出,届时将掀起一波阅读浪潮,也有令人担忧的问题:随着新冠肺炎疫情逐渐褪去,消费者的休闲活动增加,图书销售可能遇到挑战,此外,对数字图书的需求减少也会影响阿歇特的经营状况。

并购案待批准的贝塔斯曼

贝塔斯曼集团2021年3月发布的2020年报显示,2020年,该集团营业收入超过170亿欧元(约合199亿美元),经营利润增长34%至15亿欧元(约合18亿美元),利润连续6年都保持在10亿欧元(约合12亿美元)以上。企鹅兰登美国市场销售收入增长8.34%至22.08亿欧元(约合26亿美元),数字收入占比更高;英国市场销售收入同比增长4400万欧元至4.54亿欧元;兰登书屋德国公司在从培生手中购买全部股份后也回到企鹅兰登旗下,这部分收入同比增长1200万欧元至2.77亿欧元。

在疫情影响下,世界各地读者的阅读热情被点燃。受此影响,企鹅兰登2020年的纸书销售增长显著。从时间轴看,2020年第二季度企鹅兰登的销售业绩有所下滑,下半年几乎全部业务都有增长。从地域看,英美市场纸书销售收入增长强劲,德国市场小幅下滑,西语市场下滑明显。电子书和数字有声书在英美市场的销售收入大幅增长。2020年,企鹅兰登销售收入同比增长4.6%至38亿欧元(约合44.6亿美元)。继出版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妻子米歇尔·奥巴马的传记《成为》(Becoming)之后,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应许之地》(A Promised Land)再次成为全球畅销书。

在2020年,贝塔斯曼集团做了两个战略性决策,一是4月购买企鹅兰登剩余股份,二是11月宣布将收购西蒙及舒斯特(该社也是畅销书大户,2020年出版的多部作品在市场大卖),目前英国竞争和市场管理局正在对此次并购进行审核,将在5月19日公布结果,美国司法部也在对并购案进行评估。业界对此次并购不无担忧。

但近日《纽约时报》发表文章认为,脸书、谷歌等新技术公司成为出版业更大的威胁,而且疫情期间亚马逊的图书零售业务日渐扩大,弱化了作者和实体书店对出版社数量减少削弱竞争的担忧。企鹅兰登首席运营官尼哈尔·马拉维亚(Nihar Malaviya)表示,企鹅与兰登书屋自2013年合并以来,并没有出现人们担心的大裁员或品牌合并的局面,他们还希望与更多的独立书店合作,不希望零售店一家独大。巴诺CEO詹姆斯·当特(James Daunt)也表示,他花在讨论亚马逊的时间远比讨论企鹅兰登或两家社合并的时间多。

面对2020年上半年大批新书推迟出版带来的下半年新书扎堆的问题,贝塔斯曼集团2020年收购了两家印刷厂,为出版图书扫清障碍。

从战略上看,企鹅兰登致力于在优质内容的驱动下,使出版物触达更广阔的地区和人群。2021年,企鹅兰登将继续保持品牌的独特性和独特文化,更加注重线上和数字营销渠道,打通销售、营销、公关等环节的资源和功能;通过优化线上渠道来改善在版书销售业绩;通过加大投资力度来支持新书的页面设计制作并实现有机增长;此外,为满足不同读者需求,企鹅兰登还致力于出版多元化作者的作品。

不断扩大出版版图的新闻集团

在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2020财年,新闻集团旗下的图书出版板块——哈珀·柯林斯的销售收入从2019年度的17.54亿美元下滑至16.66亿美元,税后利润(EBITDA)同比下滑15%。导致下滑的主要原因是,雷切尔·霍利斯(Rachel Hollis)的《孩子,别再道歉了》(Girl,Stop Apologizing)、乔安娜·盖恩斯(Joanna Gaines)的《家:如何打造一个舒适的家》(Homebody: A Guide to Creating Spaces You Never Want to Leave)、马克·曼森(Mark Manson)的《不在乎的精妙艺术》(The Subtle Art Of Not Giving A F*ck)、安吉·托马斯(Angie Thomas)的《你给的仇恨》(The Hate U Give)几部作品都销售不佳,此外还有汇率波动带来的1400万美元亏损和疫情影响。然而,乔安娜·盖恩斯(Joanna Gaines)的“木兰桌”(Magnolia Table)系列之二在市场大卖。受益于有声书下载量翻番以及电子书销售增长,哈珀·柯林斯的数字收入同比增长7%,在该社消费者收入中占比达23%。

2020年第4季度哈珀·柯林斯的盈利率增长。这得益于其加大供应链合作力度,并重视开发电子书和线上销售业务,哈珀·柯林斯通过这些方式满足疫情期间读者新的阅读习惯。2020年下半年哈珀·柯林斯的税后利润均有所改善,“木兰桌”系列、安·帕切特(Ann Patchett)的小说《荷兰之家》(The Dutch House)、凯瑟琳·阿普尔盖特(Katherine Applegate)的《无可比拟的鲍勃》(The One and Only Bob)和大卫·威廉姆斯的(David Walliams)《世界上最糟糕的老师》(The World’s Worst Parents)为该社带来了不菲的收入。

作为美国第二大图书出版社,哈珀·柯林斯旗下有120多个品牌,每年在全球出版20多万种多形态图书。2020财年,该社有12.5万种图书有数字版,几乎所有新书和大多数老书都有电子版。哈珀·柯林斯美国公司有140种新书登上《纽约时报》(纸+电)畅销书榜单,21种图书成为榜单冠军。其中包括黛米·摩尔(Demi Moore)的传记《由内而外》(Inside Out)、《孩子,别再道歉了》、“木兰桌”系列、美国流行歌手杰西卡·辛普森(Jessica Simpson)讲述向时装品牌创业者转型的自传《开卷》(Open Book)、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的“皮特猫”系列之《复活节大冒险》(Pete the Cat: Big Easter Adventure)、《大妖精追击战》(Pete the Cat: The Great Leprechaun Chase)、尤瓦尔·赫拉利(Yuval Noah Harari)的《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Sapiens)、内森·派尔(Nathan W Pyle)的《陌生星球》(Strange Planet)、查理·麦克凯西(Charlie Mackesy)的《男孩、鼹鼠、狐狸和马》(The Boy, The Mole, The Fox and The Horse)、《你给的仇恨》、《无可比拟的鲍勃》、《不在乎的精妙艺术》、丹尼尔·席尔瓦(Daniel Silva)的《新来的女孩》(The New Girl)、希瑟·莫里斯(Heather Morris)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刺青师》(The Tattooist of Auschwitz)等书。

新闻集团也在寻求新并购拓展出版版图,将以3.4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霍顿米夫林·哈考特图书及媒体公司。该大众业务2020年的总收入1.917亿美元,已出版图书7000多种,在霍顿·米夫林·哈考特的收入占比达60%,位居美国第六大大众出版社。2020年该公司的IP授权业务收入有1300万美元,包括“大神偷卡门”系列(Carmen Sandiego)被网飞改编成电视剧。霍顿·米夫林·哈考特则希望借此偿还贷款,并大力实施教育版图的数字先行和与用户联接的策略。如果监管部门批准,并购将于今年第2季度完成。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