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图书

让学生看见你的爱

  • 作者:沈丽新
  • 图书分类:教育
  • ISBN:978-7-300-23822-7
  • 字数:190
  • 币制:人民币
  • 价格:39.80
  • 文版:中文
  • 拟转让文版:任何文版
  • 首版时间:2017-05-09
  • 最新版时间:2017-05-09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社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大街31号
  • 邮编:100080
  • 联系人:Li Yongqiang
  • E-mail:liuyh@crup.com.cn
  • 电话:+86 10 62515370
  • 传真:+86 10 62515730

沈丽新,小学教师,儿童成长的陪伴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为中国而教”项目首批培训师,多家教育媒体专栏作者。著有《英语可以这样教》,译有《学习原来如此有趣》等。

教师应该把爱学生的情感,变成“看得见”的态度和技巧。学生只有看得见教师的爱,教师与学生之间才会建立起专业的师生关系。作者善于从一个个看似平常的小场景小事件中,真切地向学生传递爱,向教师传递爱护学生的妙招。本书提供的具体建议和实用策略,可以帮助教师心平气和地站在教育现场,保护学生纯净的心灵,传递教育的力量。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成立于1955年,是新中国建立之后成立的第一家大学出版社。50年来,人大出版社始终以促进我国教育、文化事业发展为自己的历史使命,为中国高等教育事业、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事业、为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和传播作出了积极的贡献。1982年人大出版社被教育部确定为全国高校文科教材出版中心,是中国高校教材、学术著作出版最重要的基地之一。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依托中国人民大学的综合优势,团结全国广大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高扬人文社会科学的旗帜,秉承“出教材学术精品,育人文社科英才”的理念,大力实施精品战略,以优秀的出版物传播先进文化。建社50年来,累计出版图书一万余种,出版了一大批具有文化积累与文化传播价值的优秀教材和学术著作,涵盖了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各学科,包括哲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行政学、人口学、环境学、新闻学、档案学、财政学、金融学、管理学、会计学、商品学、历史学、语言文学、伦理学、心理学、美学、艺术以及新兴学科和边缘学科等。其中许多教材多次再版,一些教材发行数量高达数十万册以至数百万册。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不断强化选题策划意识、市场意识,着力培育核心竞争力。全体同仁精诚团结,开拓进取,把出版工作同我国教育、文化事业的发展,同我国经济、社会的进步紧密结合,形成了人大出版社鲜明的出版特色和巨大的品牌价值,成为我国人文社会科学出版领域的排头兵。2004年,人大出版社出版图书1600余种,发行码洋约5个亿。经过长期的积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已发展成为具有图书、期刊、音像和电子出版物等多媒体兼营的大型综合性出版社。

另一种智慧——忽略 有些教师对学生的要求十分严格,简直容不下一点瑕疵。学生行走的队伍一定要整齐,上课的坐姿一定要笔直,作业的字迹一定要端正……一旦学生违反各种规则,教师就第一时间急于去批评教育。 而事实上,指望学生在行走的时候、上课的时候不交头接耳,那是不现实的。如果教师事事计较,就可能导致对学生发脾气的时间加上向同事抱怨学生不守纪律的时间,大大超过真正用在教学上的时间。教师不仅身心疲惫,同时也会收获无尽的沮丧。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威廉姆• 詹姆士说:“智慧就是懂得该忽略什么的技巧。”的确,学生在校期间的各种学习活动,都该遵守基本的准则。但人无完人,学生也一样。“学生总是表现完美”的希望是不现实的,教师不如忽略一些不影响班级正常上课的不完美。 忽略一些看起来不完美的细节 在日常教学工作中,有的教师很容易看到学生的缺点、问题和错误,但缺乏探究精神,不去研究“为什么会产生这些缺点、问题和错误”。其实,教师若深入探究,可能就会忽略一些不完美。与此同时,教师和学生双方的状态都可以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改善。 可以忽略一些“不规范”。以前有个学生小谢,破坏力惊人,对教师的很多指令与要求,经常性地大声拒绝,甚至与教师对着干。有一次,学校在操场上举办开学典礼,9月初的阳光炙热,时间长达40 分钟。小谢渐渐变得不耐烦并在队伍中手舞足蹈,显得格外突兀。我的副班主任试图走过去批评他,我阻止了她。我对她说:“小谢虽然站姿不好,但他没有影响他人。唯一的后果是会导致班级整体形象不好看,会被检查的学生扣分,导致文明班级评比得分偏低。我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能够释放他的情绪,等回到教室后他的情绪可能调节得差不多了,能够保证课堂秩序。如果现在阻止他,等会儿在课堂上他就有可能情绪爆发,反而会影响课堂秩序。”对这种没有影响他人的各种“不规范”,教师不妨忽略。 可以忽略一些“不认真”。我的二年级班上,有个智商很高的孩子。他的知识面很广,阅读量很大,学习能力很强。他在一年级的时候就经常看厚厚的没有拼音的书,会分数运算,英语也超前学习。在课堂上,如果老师讲的内容他已经掌握了,他就经常低头看课外书。只要他不发出声音(偶尔他也会捣蛋),我一般会忽略。不因此批评他不尊敬教师,而是留给他更多的时间去看课外书,满足他的学习需求。 可以忽略一些“不端正”。我的四年级班上,有个孩子的握笔姿势很奇怪(并且纠正不过来),他的书写速度有多缓慢也就可想而知。随着年级升高,作业量增多,他的书写速度导致各科作业总是来不及完成,一直疲于应付,字迹越来越不端正,除了熟悉他字迹的教师,很难正确辨认。在这种情况下,我从不要求他重写,只要他能够正确地完成作业,我就给予肯定,让他获得成就感。 可以忽略一些“不严谨”。四年级班上还有一个孩子,有些学习障碍,语文单元测试只得8分,英语成绩在50分上下。每次讲评练习册、单元测试卷或者阶段性练习的时候,我都习惯讲解一大题,然后让学生订正一大题。每次订正的时候,他总是抓过同桌的练习册或者卷子飞快地照着正确答案订正。其实,很多答案我都写在黑板上了。他看文字的时候容易跳行,很难一下找到题目所在的行。如果让他对着黑板订正,估计就没法在课堂上完成。而延续到课后订正,既不能保证质量,也影响他课间休息。所以对他这样不严谨的订正方式,我选择忽略,并在批改订正的时候肯定他:“要订正的题目没有缺漏,而且都订正正确了。”让他在相对比较大的学习压力下,尚有相对宽阔的空间安放身心。 忽略一些可以用来呈现整齐划一的机会 很多学校班级数量多,班级人数多,学生的安全问题已经成为首要问题。去做操、去餐厅吃饭、去专用教室上课、去会场、放学……一切活动都需要排队。的确,排队是保证学生在校安全的基本前提。 但是,有的教师似乎不记得排队的这个初衷了,而是把排队理解成展示班容、班貌的契机,不放过所有的排队时机,用各种方式来展现班级的整齐划一。 有的教师要求学生不停地喊口号“一二一”,若哪个学生没有大声喊口号,就会招致批评。我们知道,即便是部队里的军人,也不会在长达十几分钟的路程上不停地大声喊“一二一”。有个教师朋友,用自己的亲身体验告诉我:“我们学校要求学生必须喊‘一二一’。有一次,我跟着学生从教室门口一路喊到校门口,嗓子都喊疼了。我第一次发现走这段路的时间太长,这样做太不人性化。后来,我再也没有让我们班的学生在行走的时候一路喊口号。”我真的建议要求学生一路喊口号的教师自己去试一试,去体验一下身体和心灵的感受。 有的教师要求学生一路不停地背诵语文课文,背诵数学计算法则。偷偷讲话、不认真背诵的学生同样会受批评。孩子们在行走的时候连胡思乱想或者沉默不语的权利都没有,语文课、数学课延伸到每一次在校园行走的过程中,长此以往,学生还有多少学习热情? 班级行走的时候排队是为了保障孩子们的安全,在行走的过程中保持队伍的基本整齐也是应该的——还是为了安全。但是,孩子们在行走的过程中,胡思乱想可以保持心灵自由,愉快地东张西望可以维护对世界的好奇。教师真的可以忽略一些可以呈现整齐划一的机会,让孩子更像孩子,而不是像军人或者像机器人。 忽略一些可以用来教育学生的时间段 因为学生人数过多,很多学校实行分批就餐、分批放学措施,导致很多班级有“等待时间”,如等待就餐或者等待放学,而这个时间不在课程表上体现。 有的教师会利用这些等待的时间,让学生读读、写写、算算。但学生在经历了半天或一天的学习、活动之后,已经很难静下心来。而这些“不静心”容易招来教师的批评,教师也容易为此生气。 其实,教师完全可以给予孩子足够多的自主安排时间。在等待用餐的时间,我习惯让孩子们安静地画画、折纸、看书,或者趴在桌子上休息;在等待放学的时间,我喜欢让孩子们背着书包在走廊里等待——可以坐,可以站,可以自由交流,只要别离开你在队伍中应该待的位置;个别需要订正作业的孩子留在教室里,得完成作业后才可以去走廊等待放学。长此以往,每天在走廊里等待放学的时间成为孩子们心灵最自由的时光,他们会注意尽量及时完成作业,免得减少与同学们自由聊天的时间。 不是所有的时间都要用来教育学生的。这样的等待用餐、等待放学的时间,教师完全可以忽略,不要变成用来进行整班教育的时间。事实上,越是忽略一些可以用来教育学生的时间段,学生心灵自由的时间就越多,教师也可能会少些烦恼和疲惫。 “忽略”,并不等同于“放任不管”,何况只是忽略一些不完美、一些所谓的机会、一些碎片时间,以及其他一些小细节。在对孩子足够理解的前提下,适当的忽略其实可以更好地帮助他们,并更好地保护他们心灵的自由。 教师多一些“适当的忽略”,孩子们的在校生活会更愉快,教师的精神负担会更小。哪些是可以忽略的,哪些是不可以忽略的,这基于教师对孩子的了解、理解与爱护程度,也基于教师对教师职业的解读。 我认可威廉姆•詹姆士的“智慧理论”。适当的忽略真是一种智慧,可以让教师在与学生相处时更心平气和,有更多的情绪与精力去关注教学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