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图书

我们

  • 作者:辛夷坞
  • 图书分类:中国文学
  • ISBN:978-7-5500-1550-0
  • 字数:0
  • 币制:人民币
  • 价格:49.80
  • 文版:
  • 拟转让文版:
  • 首版时间:2016-01-01
  • 最新版时间: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 出版集团:江西出版集团
  • 出版社地址:中国江西南昌市红谷滩区世贸路898号博能中心A座20楼
  • 邮编:330008
  • 联系人:Yao Xuexue
  • E-mail:bhzwy@sina.com
  • 电话:0086-791-86894790
  • 传真:0086-791-86894790

◆辛夷坞出道十年,暖伤青春全新力作。  ◆爱情里*美好的事,莫过于“你”和“我”,*终成为“我们”。  ◆堪称青春文学中描写极其细腻的“青梅竹马”的故事,辛夷坞写作生涯极为重要的一次升级。  ◆谨以此书献给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一路走过来的我们。

辛夷坞,当下最受欢迎的80后女作家,青春文学新领军人物。代表作:《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原来》《晨昏》《山月不知心底事》《许我向你看》《我在回忆里等你》《蚀心者》《再青春》。

出生时间只相差一天的祁善和周瓒,从小就被两家长辈视作“小冤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们迟早是会在一起的。哪知他们竟将这样亲密的发小关系维持了整整28年。  对祁善而言,周瓒就像一只张扬夺目的风筝,天性逍遥。她知道风筝的线始终牵在自己手中,可是风筝再美,飞得再高,人人都夸,有什么用。不管风从哪个方向吹,他不在身边,她有的只是那根线。她真正想要的却是一个稳定的伴侣和一段相濡以沫的感情。  她用了多少的时间去对一个人放心,就得用多少的时间甚至更大的代价去收心。  她想,都28年了,她应该是可以对他“免疫”的。所谓“免疫”――中过毒,幸未死,从此心有无私天地宽。  而她在心底一直想问的那个问题,或许,时间终会给出一个答案吧。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成立于1990年1月,每年出版文学艺术类和综合文化类图书近400种,在业界和广大读者中享有良好的声誉。 本社长期推行图书“走出去”工程,大力实施图书对外推广战略,通过中国图书对外推广网等媒体,加强版权信息流通,积极寻求国际化发展。近年来,本社与欧美、日韩、东南亚地区出版社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并输出了一定数量的精品图书版权,如《中华文化丛书》(13册)输出至澳大利亚、西班牙、韩国,《巴黎地下铁》输出至法国、荷兰,《组织部长家的小保姆》输出至越南,等等。同时,本社积极引进国外优秀图书,如《纸牌屋》、《老牌政敌》、《阿黛尔传》等,这些图书在国内市场也取得不俗反响。本社将继续加快“走出去”步伐,加强对外交流与合作,力争把各类优质图书更多地呈现在海外市场。

等待最磨人之处不是久候不至,而是无法预计结果。假如这一秒你选择了放弃,就意味着在此之前的亿万分秒里,你所付出的精力、耗费的心血统统可以忽略不计。等待一天或是等待一生,在结果面前并无区别,它们最终只会被简单粗暴地划分为两种:成功或失败。   也许下一秒等待的人就来了呢?   也许再熬一会儿想要的结果就会出现?   伟大的爱迪生就是在这样不甘心的恶性循环中锲而不舍地发明了电灯吧!   祁善心想,她为什么不能抱有同样的侥幸呢?不该等也等了,洋相也出了。一个被推迟的婚礼总好过新娘被新郎放了鸽子。她独自站在鲜花簇拥的礼台前,面纱下的脸平静而木然,思维却不合时宜地发散,仿佛浑然未觉身后的礼乐渐渐被细碎的耳语取代,只是紧攥着手里的捧花,沉默静候着。等待是祁善擅长的事,就如同她擅长原谅他。   "他恐怕不会来了。"好心的亲友在耳边规劝。   祁善注视着自己的鞋尖,缓慢地摇了摇头。   "你凭什么这么相信他?"旁人也心疼于她的固执。   "是啊,他要来早就来了。"   "他根本不想和你结婚。"   "你真傻……"   ……   纷杂的议论和质疑瞬间将她包围。   祁善不胜其扰。她终于按捺不住,翻出了两本结婚证,展示在众人面前,只为了证明这场婚礼不过是个形式。他会娶她的,他们本来就是一体。   这一招撒手锏终于让周遭安静了下来――静得让人心慌。   祁善迟疑地掀开白纱,这才发觉她手里捏着的哪里是什么结婚证,分明只是两本残旧的作业本!   她两眼一黑,耳边传来阵阵轰鸣。   ……   "醒了?"展菲伸了个懒腰,笑嘻嘻地看她,"做了什么好梦?"   祁善微眯着双眼去适应光线的变化,她没有向同事解释刚才那个离奇而荒唐的梦境。展菲也未注意到她脸上短暂的怔忡,只顾着小声抱怨,"我们馆领导实在太抠门。好不容易组织一次集体活动,不肯给我们订机票就算了,十三个小时的火车,好歹给订个软卧吧。我的腰都快断了。"   火车刚刚穿过一个漫长的隧道,窗边扑面而至的依然是没完没了的山脉和没完没了的稻田,直看得人眼也累,心也空。明明打盹前祁善还陷在患得患失的期待中,被火车里时断时续的信号闹得心似猫抓,这种状态下居然也能睡着,还把梦做得活灵活现的,简直不可思议。一定是她昨晚没睡安稳,此前火车又一直行驶在信号微弱区,发出去的手机信息迟迟得不到回复,她恍恍惚惚东想西想,才让那讨厌的梦钻了空子。   想到手机,祁善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空无一物,入梦前她还一直把它攥在手心里来着。她有些心慌地直起腰翻找,结果在大腿一侧的座椅缝隙里把手机抠了出来,上面有三条未读信息,最后一条来自十八分钟前。她赶紧点开来看,明明每个字都认识,看完却有些发蒙,怕自己没有彻底从梦里回过神来,又屏息将那三句再简单不过的话分别按顺序和倒序串联起来看了一遍。   12:26:几时到站?   12:29:我去接你方便吗,有话跟你说。   12:34:想是想,但不是为了红米糕。   而祁善在12:21发出的最后一条信息里半开玩笑地问他:"老问我什么时候回来,就这么想我给你带的红米糕?"   手机屏幕静静地在祁善手心里暗了下去。展菲的喋喋不休像从极遥远的地方传来。   "几点了?快到了没有?"   "我肚子饿死了。下次再有这样的活动我发誓一定要休病假。"   "等会儿你坐不坐单位的大巴回学校?"   "祁善姐,你在干吗呢?"   "祁善!"   被忽视的展菲最后一声几乎是用吼的,佯怒地拍了一下祁善的胳膊。   祁善险些没抓牢手机,抬头瞄了展菲一眼,回应道:"哦……"   展菲说:"想什么呢,帮我看看时间,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到站呀?"   "哦,还有一小时四十分。"祁善心虚地将手机侧转,怕人发觉她有些发热的耳根和脸上的不自在,又将头微微垂下。"就快到了。"   展菲习惯了祁善的慢条斯理,并未觉出异样,哀叹一声便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不再言语。祁善得以将那些信息又调出来过目了一遍。被展菲拍过的手臂还有点发麻,提醒着她眼前这一幕的真实性。疑惑、不安、羞怯……还有一丝喜悦,所有的情绪像一小队纪律散乱的蚂蚁沿着脊背悄然往上攀爬,直至占据脑海。火车的哐啷声也似被她心跳的节奏带得越来越急促。   她想了好几种回复的方式,打字又删除,折腾得手机还剩20%不到的电量,最后只简单对他回了句:"我爸妈要来接站,回去再给你电话。"   剩下的一个多小时忽然变得飞快。窗外的景致里有了越来越多的屋舍和广告牌,终点站就要到了。出站时,展菲又问了一遍:"祁善姐,你怎么回去,要不要一起打车?"   她们图书馆安排了大巴车来接站,不过车子是直接开回学校的,而祁善和展菲都住在校外。   提起回家的事,祁善又有些懊恼。昨晚她和家人通电话,爸妈非说要来车站接她,是故她刚才便没让子歉过来,免得关系尚未完全确定就得在长辈面前费心解释。哪知到站前十分钟,妈妈又来电话说单位临时要加班,而祁善的爸爸不会开车,这就意味着他们都来不了,早知道……   祁善正待说话,兜里的手机又响了,她拿出来看了一眼,心里暗道:"果然!"   展菲替祁善扶着行李箱,听她有些无奈地对着电话说:"我就知道他们会抓你来当差。不用了,我自己叫车回家……你今天很闲吗……呃,那好吧!"   "小娇?"展菲似乎也猜到了是谁打来的电话,见祁善点头,便笑着问,"她来接你,能不能让我蹭蹭顺风车?"   火车站附近正在进行市政施工,打车不易。祁善短暂地犹豫,仍是应了声:"好。"   来接她的车还在途中,她们尚须等待。祁善和展菲挥别了单位同事,轮流去了一趟洗手间。祁善在洗手池前逗留了一会儿,怔怔地想,回家后给子歉打电话该说什么呢?今天是周末,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若她刚回来,晚上就急着见面,会不会显得太过心急?她用打湿了水的手一下一下地顺着头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觉有些陌生。   当祁善低头擦拭着手上的水痕,慢腾腾地走出洗手间,只见到她和展菲的行李箱孤零零地留在原处,而本应在照看行李的展菲却并不在旁边。展菲这小姑娘心也太大了,难道不知火车站出口处人来人往,最易丢失物件?该不会在她离开的片刻出了什么紧要的事吧?想到这里,祁善有些担心,赶紧环顾四周,直到熟悉的身影落入眼中才松了口气。   其实展菲就在几步开外,因她背对祁善,身旁又有根柱子,是故祁善乍一眼并未瞧见。她正与某人聊得兴起,祁善拖着两个行李箱走过去时,他们正拿着手机互留联系方式。   发觉祁善走近,展菲兴高采烈地朝她招手示意。   "我新认识了一个朋友。"祁善一站定,展菲便笑嘻嘻地向她介绍新友人,说完又继续往手机里输入新的联系人姓名,嘴里念叨着,"大周朝的'周',赞美的'赞'对吧?"   "姓没错,'zan'是'王'字旁。"名字的主人纠正道。   展菲脑子没及时转过弯,疑惑地抬头,"'王'字旁?"   "'瑟彼玉瓒,黄流在中'。"他笑着解惑,"出自《诗经大雅》。我爸妈喜欢附庸风雅。"   展菲的手指仍犹疑地悬在手机屏幕上方,目光却流连在那人的笑容里。   他见展菲依旧摸不着头脑,索性将手机从她手中抽出,三下两下输入完毕,又递回她面前。他这串动作自然无比,然而祁善她们图书馆最年轻泼辣的姑娘腮边迅速泛起了可疑的红晕。以至于当他将手机物归原主时,展菲傻傻地竟未及时去接。   祁善赶紧清咳一声,展菲会意,脸却更红了,飞快地夺回手机,不敢再看他的眼睛,假装认真地研究他刚输入到她手机里的名字,自己没发觉说话的节奏已乱了一分。   "噢,原来是这个'瓒'……用在名字里的可不多,我猜这也是一种玉器的意思。"展菲在G大图书馆也工作了大半年,虽说工作与用户咨询有关,但读的书也不算少。   周瓒听了展菲说的话但笑不语。展菲头一回觉得年轻男人笑起来时的眼睛和嘴角旁那道细微的纹路看上去是那么赏心悦目,难怪祁善姐曾说"如花似玉"这个词最早是用来形容男人的,她起初还不信。这么看来他爸妈很会取名。   "'瓒'是'勺子'的意思。"说话的是一直静默在旁的祁善,她在展菲的讶然和周瓒眉毛微微上扬的神情中适时又补充了一句,"是玉做的没错,只不过是质地不太纯的玉。"   祁善为人处世的原则一向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展菲实在没有想到她会忽然插上这么一句话。即使她说话是一贯平淡陈述的语气,仿佛在与人讨论一个简单的学术问题,却莫名地让《诗经大雅》的格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展菲张了张嘴,拉着祁善转向"周勺子",笑着解释:"这是我同事祁善,我们图书馆典藏部的资深馆员。职业病,你可别介意。"   周瓒显然并未放在心上。   展菲从祁善手里接过自己的行李箱。这场令人愉悦的邂逅是本次旅程最大的彩蛋,该说的话已说了,未尽之意现在也没到说的时候。   "我们该走了,很高兴认识你。"展菲扬起脸看着周瓒,用看似轻快的口吻道,"我以后要是真给你打电话问东问西,你可不许嫌我烦!"   周瓒莞尔,"那要看你问什么。"   他语带戏谑,可展菲直觉他是不讨厌自己的。星座运势里说她本月会遇桃花,上周她刚让祁善姐给她编了条粉晶手串,莫非真有那么准?她唯恐自己这点小心思都写在了眉梢眼角,有些赧然地试图掩饰,匆匆转移话题去问祁善:"小娇到了吗?她的车停哪里?"   周瓒的眉毛再度挑高,可惜展菲光注意到祁善变得略显复杂的表情。   祁善微抬下巴向展菲身旁的人示意。   "你自己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