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贫的写作:非洲获奖作家认为作家应该多元化以适应生存

发布日期:2016-07-11 16:49 新闻来源:The Guardian 作者:Frankline Sunday;CBI编译

 

利杜杜

当南非作家利杜杜默林格尼听到我问是否会像上一年度凯恩非洲文学奖得主一样,将一万欧元奖金与其他短名单作家分享时,他哈哈地笑了。

他说,“我希望我能够这样做。但在非洲,作家和记者只有非常少的资源,我们需要通过艰苦的劳动来完成故事。这份工作没有什么钱挣,因为没有人会付我们钱,直到我们赢得一些什么奖项。”

这位现年31岁的作家上周凭借作品《我们失去的记忆》赢得凯恩非洲文学奖,该作品关注的内容是心理疾病对于一个南非家庭的影响。

凯恩非洲文学奖是南非最有声望的英文作品评选,它通常能够将短名单作家推向国际出版的舞台。然而《我们失去的记忆》这部获奖作品仅仅是作者利杜杜默林格尼的第二部出版作品而已,它首次面世是在一份叫做《神奇旅途》的文学杂志上。

这份杂志同时还发表了津巴布韦记者兼作家博贾尼·柯娜的第一篇虚构小说。博贾尼·柯娜是本年度凯恩非洲文学奖的短名单作家。

利杜杜默林格尼解释说,这样的飞跃在寻求突破的作家身上并不是什么罕见的现象。就像受金钱所困的非洲出版商依赖出版课本维生一样,难以糊口的年轻作家也会选择去尝试诗歌或虚构小说。

“一些出版商在非洲文学推广方面就像个守门员一样,这种思想到了该抛弃掉的时候了。”他说,“读者的数量远比出版商多很多,所以我们应该给我们的文学做定义,并让人们可以随时随地阅读到。”

“我们想要打破传统主题这种刻板印象,将写作向有创造性的方向延伸,但苦于没有资源,我们唯一的方法就是将作品发表在网络上。”他解释说。

此外,一些工作室也开始兴起。成立于两年前,位于内罗毕的工作室杂志《加拉达》迄今已发行六期,并大胆地探讨包括性、心理疾病等主题,这些主题通常不被传统出版商关注。他们最新的一期杂志以一位肯尼亚作家的原创短篇故事为专题。

随着非洲出版业继续挣扎于逐渐式微的收入,政府扶持日渐增加,文学杂志希冀能够继续将有才华的新晋作家推广出去。

“我认为,作为一名作家,我有义务通过文字向人们呈现我所看到的世界。”利杜杜默林格尼说。“作为一名非洲作家,即使只有非常有限的资源,我们也必须坚持下去,因为我们有太多故事要讲了,而除了我们,没有人再会去讲述它们了。”

责任编辑:张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