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出版业与传媒业

发布日期:2016-04-28 10:49 新闻来源: 作者:

国家概况:日本(Japan)陆地面积377880平方公里,包括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四个大岛和其它6800多个小岛屿。人口约1.2774亿(截至2006年2月)。主要民族为大和族,北海道地区约有2.4万阿伊努族人。通用日语,北海道地区有少量人会阿伊努语。主要宗教为神道教和佛教,信仰人口分别占宗教人口的49.6%和44.8%。首都东京(Tokyo)人口约1256万(截至2006年1月)。

日本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2008年国内生产总值约合4.91万亿美元,对外贸易额约1.53万亿美元。截至2008年底,外汇储备达10185亿美元,为世界第二;拥有约2.5万亿美元海外资产,是世界最大债权国;2008年贸易总额为15300亿美元。但是2008年后,国际金融危机给日经济带来严重冲击。

文化教育:日本每年的科研经费约占GDP的3.1%,位居发达国家榜首。学校教育分为学前教育、初等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四个阶段,学制为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大学4年、其中小学到初中为9年义务教育。2009年度教育预算为53104亿日元,占当年预算总额的10.26%。大学有国立大学、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著名的国立综合大学有东京大学、京都大学等,著名的私立大学有早稻田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等。日本重视社会教育,函授、夜校、广播、电视教育等较普遍。

一、出版业发展历程

20世纪初,三省堂、实业之日本社和讲谈社是日本主要出版社。1909年,实业之日本社首先实行期刊寄售制,推动了期刊出版业的发展。1925~1926年,图书市场上流行每册售价1日元的读物,史称“元本时期”。这个时期,30~40卷或分册成套的全集、丛书相继出版200余种,图书的品种与数量急剧上升。1926年出版图书20212种。1938年出版图书29466种。1927年7月,岩波书店出版普及版丛书──“岩波文库”,它以袖珍平装本出版世界文学名著,定价以每100页2角日元为标准,实行分册零售方式。至1971年共出版3300种,1.6亿册,现仍为岩波书店的代表性出版物。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限制言论自由,出版业凋敝。大战结束时,出版社不足300家。战后,出版业迅速发展。1956年,图书出版社开始出版周刊,首先问世的是新潮社出版的《新潮周刊》,它标志着日本出版业发展的新起点。尔后,其他图书出版社纷纷仿效,形成一股持续至今的“杂志热”。20世纪60年代,高等教育的迅速发展,促进了出版业的发展。

在1977~1996年的20年间,日本出版业销售收入年年增长。上世纪70年代,由于1973年受到第一次中东石油危机的冲击,日本的纸张、油墨价格飞涨,出版物的价格也跟着“水涨船高”,平均涨幅近20%。反映在出版物的总销售额上,就是连续与上年相比的高增长。进入80年代后,资源短缺的日本又受到第二次中东石油危机的冲击,这之后出版行业虽然放慢了速度,但依旧年年增长。1996年总销售额达到了二战结束以后的最高峰——2.656万亿日元。与1977年的1.14万亿日元相比,增幅超过130%。日本出版行业在这20年间的增长,除了自身特有的优势以外,也基本上与日本的经济发展轨迹相一致。

1980年以前,在日本出版物的总销售额中,一直是图书的销售额大于杂志的销售额,即“书高刊低”。这种从1945年起持续了近35年的态势,在1980年前后发生逆转,变成杂志的销售额开始大于图书的销售额,即“刊高书低”。日本出版人士认为,日本出版行业进入“杂志主宰的时代”。主要原因在于人们的阅读需求从重学习和图书转为重消遣和杂志。此外,日本连环漫画杂志层出不穷,而且漫画单行本和图书也使用杂志代码,以杂志形式发行,被统计为杂志。

1996年与1997年之交,金融风暴席卷亚洲,重创日本经济,日本的出版行业也未能幸免,从此进入长期不景气。1997~2008年,除了2004年的正增长以外,其余11年的出版物总销售额都是负增长。此外,近几年,图书与杂志的销售额越来越接近,日本出版业进入了“图书低杂志低”的“双低时代”。不断增加的只有出版种数,出版物的销售册数和销售额则不断下降。这既与日本经济的泡沫危机相生相伴,又与日本社会的发展及出版产业自身矛盾的累积息息相关。此外日本人口出生率连年下降、产业内部结构不合理等也给出版业的发展带来诸多不利因素。近年来兴起的网络和手机热、公共图书馆的发展也给出版业带来了很大冲击。同时,流通渠道的垄断也长期困扰日本出版产业的发展。

二、出版管理

1、日本出版业的调控方式

在日本,出版物在公开销售之前,警察等国家权力机关不能对出版物的内容进行检查和阅览,不能对出版物做出停止销售的决定。与新闻和广播电视相比,出版业可以说是三者中最自由的行业。这种自由表现在没有专门的法律和专门的政府监控部门,可以自由地设立出版社,可以自由地发行出版物等方面。然而,在对出版物内容的表达方法上,国家还是以各种方式对出版物进行间接的调控。总体来说,政府部门对出版业进行调控的根本目的在于通过对其内容进行一定程度的限制以使其符合公众的要求。调控方法主要有以下三种:

第一,法律调控,即以各种一般性法律对出版物的内容做出限制,体现在保护青少年、对性表现的限制和对隐私权及个人名誉的保护三个方面;

第二,政府的公权力机关的介入,即文部省、法院和警察机关等政府机关、司法机关和执法机关依法对出版物实施监督。警视厅和司法机关的作用体现在通过对法律条款的解释和执行达到法律调控的目的。而文部省对出版界的影响则集中表现在对教科书的审定制度方面。日本现行的教科书审定制度是根据1947年颁布的学校教育法制定的。这一法律规定,民间出版社的教科书必须提交给文部省进行审定并在得到批准后方可发行。教科书的编写工作必须遵循日本学校的教学基准——《学习指导要领》及《教学用图书审定基准》等进行。

第三,行业的自律,即出版业通过自身的行业组织制定出行业必须遵守的伦理纲领并以此对出版活动进行自我约束。出版行业中最具影响力的四个团体为:日本杂志协会、日本书籍出版协会、日本出版物批发商协会和日本书店商业工会联合会。这四个出版团体都制定了各自的伦理纲领——《杂志编辑伦理纲领》、《出版伦理纲领》、《出版物经销伦理纲领》和《出版销售伦理纲领》,其中的《出版伦理纲领》是日本书籍出版协会和日本杂志协会共同制定的。除此之外,日本杂志广告协会还制定了《杂志广告伦理纲领》,进行杂志广告方面的自我约束。

2、样书缴纳制度

1948年2月,日本出台《国立国会图书馆法》。6月,日本成立国立国会图书馆。《国立国会图书馆法》第25条规定:在出版一般出版物的时候,其出版者要“围绕有助于文化财富的积累和被利用,在从出版发行之日起的30天内,必须向国立国会图书馆缴纳一册版本最好、内容最完整的样书。”

现在,国立国会图书馆接纳一般出版物的渠道主要有4个:日本出版交易协会,比如东贩、日贩等图书批发公司渠道;地方、小出版流通中心;来自各出版社的直接缴纳;个人的寄赠。其中,经过日本出版交易协会缴纳的样书,占全部缴纳出版物的80%左右。

3、日本出版物定价销售制

日本从1953年开始实行二次销售价格维持制,即二次销售制(又称再销售制、再贩制、Resale Price Maintenance System)。出版社通过图书批发公司把图书批发给书店,是“第一次销售”;书店把图书卖给读者,是“第二次销售”。二次销售价格维持制指的是“由出版社或销售主体确定零售定价,经出版商、经销商、书店达成《二次销售价格维持协议》后,最终按零售定价销售的制度”(日本反垄断法第23条)。二次销售的商品有:著作、其他书籍、杂志、报纸、唱片、音乐磁带、音乐CD。

与世界其他国家的图书零售制度相比,日本图书再销售制度的特点在于:图书的价格由出版社制定;出版社通过批发公司监督书店执行;书店既无权涨价销售,也无权减价销售。所以,再销售制度是一种图书定价销售制度。再贩制的合理性在日本出版界备受争议,关于其存废问题引发日本出版界的举国论战。

日本从1980年开始实行新再贩制度,允许出版社指定部分图书和期刊为“非再贩品”,书店可以任意降价销售。1998年,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发布“再贩制弹性运用公告”(Flexible and Practical Operation of RPMS):出版物再销售制度可以继续存在,但与此同时,为了确保消费者的利益,必须在维持出版物再销售制度的基础上,有所创新,要灵活地弹性运用再销售制度。2001年,《关于出版物定价制的运作》指出:“出版物定价制度从竞争策略观点出发理应废除,但当前废除出版物定价制尚未与国民形成共识,因此维系现行出版物定价制较为恰当。”

不可否认,出版物定价制度曾是日本出版发行产业的基石。从20世纪50年代至90年代中前期,作为“经济杠杆”,再销售制度维系了日本出版行业近半个世纪的繁荣;从1997年至今,作为“救命稻草”,再销售制度在10多年当中不断扮演缓解日本出版行业颓势的角色。如果取消定价制,决定价格的主体就要转移到零售书店,必将引起委托销售制度的衰退,还会使大批小型书店面临倒闭。

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传统出版业面临着以IT产业为首的新兴高科技产业的挑战,再销售制度的弊端一再显现。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几次三番要宣布废除再销售制度,但迫于日本出版界的压力和日本国民的压力,每次的结果都是不得不认可继续暂时保留再销售制度。再销售制度在实质上把出版行业限制为“保本微利”行业,成为出版业取得突破性发展的障碍。此外,日本公平交易委员会提出的再销售制度的弹性运用,在实际操作中使发行行业陷入一盘散沙的状态,图书固定价格已名存实亡。业内人士认为,制度的废除只是时间问题。

4、日本出版业税收政策

日本税收分国家税收制与地方税收制两种。鉴于出版物特殊的销售方式,政府允许出版商对于因销售退货造成的损失调整利润率,并对存货造成的损失减税或免税。地方当局免征出版商营业税,但对外国人的版税和稿费实行征税。为防止国际间双重征税,日本已同58个国家达成所得税协议(Income Tax Convention),出版公司必须向指定的税务机构申请以享受协议的优惠政策。日本是《佛罗伦萨协议》成员国,对进口的教育与文化方面的出版物免税。

5、著作权

1899年,日本政府签署伯尔尼公约;同年3月,日本政府首次颁布《著作权法》。日本现行的《著作权法》是1970年5月颁布的《著作权法》,已全面修正旧版《著作权法》。2009年6月,日本议会通过了著作权法修正案,修正案于2010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

根据有关国际协议,在版权注册上,日本坚持非形式主义原则,即版权注册并不是获得保护的前提条件。不过,日本文部省却保存有一份注册表,里面记录了作品的首次发行日期、程序作品的创立日期以及版权转让情况等。

日本1981年起采用国际标准书号,语区号为4。1982年实行新的图书编号法,即在国际标准书号之后加注日本图书分类号。

三、出版业现状

日本出版物品种和数量在亚洲居领先地位。但是,近年来,日本出版业的规模不断缩小,处于连续负增长的颓势中。

(一)出版机构

根据日本“2009年出版社名录”发布的数据,日本2008年有出版社3979家,比2007年减少76家。从1998~2000年,出版社数量连续3年减少。2001年有所增加。从2002~2008年,又是连续7年减少。2008年与高峰时期的1997年相比,减少633家。

日本现有出版社中,1944年以前创业的为381家;1945家以后创业的为3230家;创业年代“不详”的为368家。日本大多数出版社都是私营机构。属于股份公司的有2607家;属于有限公司的有407家;属于个人所有的有191家;属于社团法人的有173家;属于财团法人的有134家;属于任意团体的有98家;属于宗教团体的有27家。注册资本金在1亿日元以上的出版社有245家。501万~1000万日元的最多,为1302家;1001万~2000万日元的为387家;201万~300万日元的为240家;2001万~3000万日元的为190家;5001万~1亿日元的为184家。资本金“不详”的为1051家。

员工数在10人以下的出版社为2085家,占52.4%;11~50人的出版社为921家;51~100人的出版社为208家;101~200人的出版社为148家;201~1000人的出版社为119家。2008年全年出版10种和10种以上新书的出版社为1091家;出版9种和9种以下新书的出版社为2888家。大部分出版社集中在东京,占出版社总数的77%,有3057家。其余的出版社分布在大阪、名古屋和其他中等城市。

日本出版从业人员在10万人左右。出版社通常同时涉足图书和杂志领域,而且通过同样的渠道发行。在日本,出版公司之间的并购很少发生。主要的大型出版社有:讲谈社、岩波书店、小学馆、平凡社、集英社、学习研究社、三省堂、丸善等。主要的政府出版机构是:大藏省印刷局。

(二)市场规模

日本虽然是出版大国,但是国内出版市场增长空间有限,多种形式的媒体发展极大地冲击了传统出版业,日本出版业销售总额连年负增长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根据日本出版科学研究所公布的调查统计数据,2008年日本的出版销售额比上一年下降3%,为2.02万亿日元;书籍为8878亿日元,比上一年下降1.4%;杂志为1.132万亿日元,比上一年下降4.3%。日本2009年1~6月包括图书和杂志在内的出版物销售额为9887亿日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4.0%。这是自1988年以来,同期出版物销售额首次低于1万亿日元。其中,图书的销售额为4581亿日元,同比减少2.7%;杂志5305亿日元,同比减少5.2%。杂志的销量则大幅减少8.1%。

总的说来,出版物的市场规模在不断缩小,1960年至1975年,销售额为两位数增长,1976年至1996年为一位数增长,从1997年开始连续数年呈负增长(除2004年略有增长外)。出版业销售额突破l万亿日元是在1976年,突破2万亿日元是在1989年,1996年达到了顶峰,为2.6563万亿日元,但是2008年下滑到2.02万亿日元,几乎跌破2万亿日元的关口。从图书的销售册数看,1988年达到顶峰,为9.4349亿册。2005年的销售册数是7.3944亿册,大幅减少2亿多册。

表一:1996~2008年日本出版物销售额统计(单位:十亿日元)

年度 杂志销售额 图书销售额 总销售额 总销售额与上年比较(%) 1996 1563 1093 2656 2.6 1997 1564 1073 2637 -0.7 1998 1532 1010 2542 -3.6 1999 1467 994 2461 -3.2 2000 1426 971 2397 -2.6 2001 1379 946 2352 -3.0 2002 1362 949 2311 -0.6 2003 1322 906 2228 -3.5 2004 1300 943 2243 0.7 2005 1277 920 2196 -2.1 2006 1220 933 2153 -2.0 2007 1183 900 2083 -3.3 2008 1132 888 2020 -3.0

数据来源:日本出版科学研究所

虽然销售额和销量在持续下滑,但是,日本上市新书的种类数,却在不断增加,2007年达到77417种。也就是说,平均每天有200多种新书被送往书店。

表二:2003~2007年日本新出书种数、新出书印数及退货率

年度 新出书种数 增长率(%) 新出书印数(亿册) 图书退货率 2003 72,608 0.8 3.98 38.8 2004 74,587 2.7 3.96 36.7 2005 76,528 2.6 3.98 38.7 2006 77,722 1.6 4.02 38.2 2007 77,417 -0.4 4.04 39.0

数据来源:日本出版科学研究所

(三)产业结构

日本出版业无论从规模还是从品种上都是以大众出版为主导,如讲谈社、小学馆、角川书店等行业领袖级的出版社都是如此;60%以上的期刊也是以大众消费为主要市场定位。

在日本出版物进出口结构中,出口多数是漫画,进口多数为教育和专业出版物。日本出版业把专业图书市场和高教图书市场拱手转让给了国外,这两个市场在很大程度上都依赖进口。可见,日本在专业出版和高教出版方面力量十分薄弱,这反映出日本出版产业结构的严重失衡。

(四)杂志出版

日本出版业曾经建立在一个以杂志为主体的“刊重书轻”的结构之上,杂志出版发行利润是日本出版社的经济支柱,杂志销售占整个出版营业总额的60%左右。但是,日本出版业连续数年的不景气,在杂志业获得最明显的体现,杂志引领出版行业的“风光”不再。

据日本杂志协会的不完全统计,每年在日本出版物市场上流通的杂志有4000多种。但是,自愿公开发行册数的杂志仅占流通杂志总量的1/10多。由日本杂志协会发布的《杂志数据2007》中所公布的19类436种杂志,发行量无一增加,都在下滑。例如,讲谈社的《周刊少年杂志》,在高峰时期周发行册数400万册,月发行册数1600万册;而2007年周发行册数仅为187万册,月发行册数仅748万册。发行册数减少一半以上。再如,集英社的《周刊少年跳跃》,尽管勉强保持着日本唯一一家月发行量超过千万册的位置,但其2007年周发行册数仅为277万册,月发行册数不过1100多万册,与高峰时期周发行册数600万册,月发行册数2400万册相去甚远。

从销售额来看,日本杂志业的销售额在1997年达到高峰以后开始连续下滑。1998年杂志销售额为15315亿日元,2008年为11320亿日元,11年来缩水近4000亿日元,负增长幅度比图书更甚,陷入连年负增长的时间比图书更长。日本一些知名的实力型杂志相继停刊。

表三:2003~2007年日本杂志发行种数及发行量

年度 发行种数 发行量(亿册) 月刊 周刊 月刊 周刊 2003 3,443 97 28.20 14.91 2004 3,505 100 28.08 13.99 2005 3,536 106 28.18 13.29 2006 3,557 95 27.47 12.59 2007 3,543 101 26.68 12.36

数据来源:日本书籍出版协会

杂志业经营惨淡的原因主要是经济不景气导致发行量减少、广告收入锐减、以及成本增加等。以日本三大出版社为例,从1998年以来的近10年间,讲谈社杂志广告收入减少了31%、小学馆减少了28%、集英社减少了22%。根据日本电通的数据统计,近三年日本杂志广告收入减少了83亿日元。

另外,伴随着原油的价格上涨,日本纸张的价格也在持续上涨,杂志的整体出版成本大幅增加。出版社唯有不断提高出版物的价格以应对。以月刊杂志为例,平均每年上涨3~4日元,到2008年6月,杂志定价已比去年同期上涨了13日元之多。

网络媒体,包括电子杂志、手机杂志以及网络杂志的冲击是导致传统杂志萎缩的又一个重要原因。许多读者将目光转向了互联网。杂志在日本发展100多年才达到的广告市场,被互联网新媒体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追赶上,新媒体市场潜力深不可测。

(五)流通领域

1、委托代销制(即寄销制,Consignment System)

日本在出版流通领域实行在一定期间内自由退货的委托代销制,即“在可退货还款的前提下,委托经销商、书店在规定期限内销售出版物”的制度。它包含以下方面的具体内容:

新书寄销(又称普通寄销):经销商和销售点之间的规定期限为105天(3个半月),经销商与出版社间的委托期为6个月;

杂志寄销:对月刊,经销商与销售点之间的规定期限为60天,出版社与经销商之间的期限为90天。对周刊,经销商与销售点间的规定期限为45天,出版社与经销商之间的期限为60天;

长期寄销:规定期限长于一般为6个月的普通委托的委托(无商品退补义务);

常备寄销:以在销售点陈列期不少于1年为先决条件的特殊出版物(有补充商品义务,但出版社不负责仓储);

包销制:按销售点订单发货的出版物(不得退货,订单制);

预约制:长期销售的高价出版物(如全集、百科辞典)的预约销售(包销、不退货)。

一般说来,流通利润的分配方式是书店占商品价格的22%—24%,经销商占8%。

在寄销制的制约下,出版社为了规避退货损失,只能不断增加新书品种,导致图书生命周期缩短,退货率一直居高不下,从上世纪90年代前期的30%一路上升至近年来的40%,平均每年为35%左右。根据日本出版科研所的数据,2008年图书退货率高达40%。另据日本业内人士介绍,2008年包括漫画在内的图书退货共计约8.7亿册,其中1/4被当作废纸处理,由此造成的经济损失高达1760亿日元。出版社出版的书越多,亏损的就越多。

为了对抗传统的委托销售制,以减少退货率,从2008年底开始,日本小学馆、讲谈社等10家大中型出版社联手推出全新的责任销售制,将出版社与书店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有利于改善退货率。

2、发行渠道

(1)传统发行渠道

日本的图书发行机构可分为批发商、零售店以及书籍推销公司等。

批发商

日本出版社出版的图书和杂志大部分经过“出版社→批发商→书店”这一流通渠道进入读者手中。日本出版物批发公司大约有70家,其中30多家加入了日本出版物批发商协会(Japan Publication Wholesalers Association),这30多家控制了日本约80%的出版物发行市场。尤其以东京出版贩卖公司(东贩)和日本出版贩卖公司(日贩)为最大,这两家的年销售额分别超过5000亿日元和7000亿日元,在出版物批发市场占垄断地位。

据统计,大经销商的日均业务处理量约为书籍200万册,杂志450万册。与为数不多的大经销商建立固定业务往来的书店多达8000家。经销机构兼备各种功能。如订货、进货、销售、分送、调剂余缺、仓储、信息收集传递、收款、融资等。日本的这种出版物分销机构是在杂志配送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将大量的杂志和新书以统一的差价(一般为8%)同时分送到任何一个销售点。近年来,大经销商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东贩、日贩的寡头垄断趋势日渐明显,中小经销商的经营步履维艰。

零售书店

截至2008年5月,日本的零售书店数量约为16300家,与上一年同期相比减少了750家。其中6000多家属于日本书店商业工会联合会(Japan Booksellers Federation)。在日本,平均每7000人就有一家书店,此外还有遍布商场、地铁车站等地的图书和杂志销售点。日本较大的书店约有200家,主要集中在东京、大阪、名古屋等城市,其中大型书店有纪伊国屋书店、三省堂书店、丸善书店、有邻堂书店、文教堂书店等。

大多数书店的营业面积在50~100平方米。据媒体调查显示,仅在2003年,转业和停业的书店就多达1673家,以小书店为主,与此相应的是同一年中,新开业的大型连锁书店为376家。经营规模较小的小书店面临来自连锁书店及网络书店和二手书店的压力,生存艰难。

连锁书店和有经营书报刊业务的连锁商店主要有以下几类:

直营连锁书店。由一家企业以集中管理的方式,直接经营多家店面。

加盟连锁书店。这类书店由参与联盟的店家提供资金,加盟中心则提供各种经营所需的技术软件。加盟主对加盟者的约束力较小,因此虽然挂着相同的招牌,但因实际出资者不同,书店的风格可能差别很大。

连锁便利商店。出售图书不是当今日本书店的专利。拥有近5000家店面的7-11便利店除了出售日常生活用品外,也卖图书和杂志。

店中店。由商店与连锁书店合作,在店内开辟一个书籍专卖部。消费者多为家庭主妇。

书籍推销公司

日本的书籍推销公司是一种代出版社向各大公司、商社、团体推销图书的机构。这种推销公司往往同时给多家出版社推销,他们只负责推销,发行途径仍然是出版社→批发商→书店。据统计,日本小学馆利用书籍推销公司推销的书占该社出版物的10%左右。

(2)新兴渠道

网络书店

近年来,日本出现了各种类型的网上书店。虽然从目前的年销售额来看,只在600亿日元左右,在图书销售总额中所占的份额在6%-7%之间,但是网络书店对出版业的影响不容忽视,在日本出版物发行体系的改革中它发挥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日本第一家网络书店是丸善书店在1995年开设的网店。纪伊国屋书店、三省堂书店、八重州书店、淳久堂书店、文教堂书店等紧随其后,相继开始提供网络售书服务。2002年,来自海外的贝塔斯曼和亚马逊网上书店也在日本开业。但是贝塔斯曼最终退出了日本市场。现在,日本主要的网络书店有亚马逊日本(Amazon Japan)、Seven & Y、纪伊国屋网店(Kinokuniya)、文教堂网店(Bunkyodo)、淳久堂网店(Junkudo)、乐天图书(Rakuten Books)和BookOne(bk1)等。

二手书店

在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出现了“读完了就扔掉”的社会现象——读者购买漫画书、畅销的小说和时尚杂志,阅读完了就随手扔掉。在这种背景下,“新旧(半旧、古旧)书店”应运而生,如日本最大的二手书连锁店BOOKOFF。日本的再贩制规定,不论书店规模大小,日本国内出版的所有书籍,书店都要按照版权所有人所定的价格出售,不得擅自打折降低售价。但是,该制度有两个免除条件:二手书除外、外国书除外。这样,二手书店正好绕过了再贩制度的约束,可以打折销售图书。日本约有2300家书店加入了日本二手书商組合联合会(Japan Secondhand Book Dealers' Cooperation),其中700多家位于东京。

(六)进出口贸易

日本是一个经济外向型国家,进出口贸易占其经济总量相当大的比重。但日本的出版业则恰恰相反,不仅在出版物的进出口贸易中出现逆差,而且进口额平均达到出口的2倍以上。

日本的外国图书引进业务多由本国的进口代理公司来进行,并负责翻译工作。这些进口商约有250家,截至2008年2月,其中有69家加入了日本国际出版物协会(Japan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这些代理公司引进的外国书目多为畅销书。由于高额的生产和流通成本,国外的非畅销书很难出现在日本的书店中。

除儿童图书外,日本的翻译类出版物在出版总数中所占的份额在8-10%之间,其中70%的翻译图书译自英文,来自英国和美国。日本80%的进口图书都是专业图书,主要是科学、技术、医药类,大众图书数量较少,畅销书通常都是电影同期书,如《达•芬奇密码》等,另外,英语教学类图书也在迅速发展,儿童图画书和艺术画册类进口图书的销售状况也较好。

根据日本财政部关税局发布的出版物(包括图书、杂志和报纸)进出口统计,2006年,日本进口出版物的销售额比上年增长3.5%,其中进口图书销售额为308亿日元,增长2%,进口杂志和报纸的销售额为162亿日元,增长6%。图书、杂志和报纸在进口出版物中分别所占的份额由1999年的62%和38%,变化为2006年的66%和34%,图书的份额在增长中。

表四:1999~2006年日本进口出版物销售额(单位:亿日元)

年度 图书 杂志和报纸 总销售额 1999 286.43 179.42 465.85 2000 305.06 164.60 469.66 2001 365.25 190.50 555.75 2002 376.39 158.28 534.67 2003 366.80 166.99 533.79 2004 327.31 145.13 472.44 2005 301.11 152.87 453.98 2006 307.87 161.90 469.77

数据来源:日本书籍出版协会

2006年,日本出版物(包括图书、杂志和报纸)出口总额为148.61亿日元,与1999年比较,下滑了23%。

表五:1999~2006年日本出版物出口总额(单位:亿日元)

年度 图书 杂志 总值 1999 147.66 44.72 192.38 2000 136.94 43.91 180.85 2001 132.99 42.89 175.88 2002 127.34 42.74 171.26 2003 120.70 41.90 162.60 2004 106.73 44.78 152.19 2005 98.06 45.74 144.22 2006 103.05 45.56 148.61

数据来源:日本书籍出版协会

日本主要的图书和杂志进口商有:日本出版贸易有限公司(Japan Publications Trading Co., Ltd.)、纪伊国屋有限公司(Kinokuniya Co. Ltd.)、丸善株式会社(Maruzen Co., Ltd.)、联合出版商服务有限公司(United Publishers Services, Ltd.)、雄松堂有限公司(Yushodo Co. Ltd.)。

(七)读者与阅读

日本国民的阅读习惯呈现娱乐化的趋势。据近些年日本“国民阅读调查”显示,日本人看电视的时间多于上网的时间,上网的时间多于看报纸的时间,而阅读杂志和图书的时间总是排在倒数第二和第一。电视、IT等行业对出版业的冲击,导致了传统图书阅读率的逐年下降。据日本读卖新闻社连续数年对传统图书阅读情况开展的全国调查表明,在一个月内不读书的日本国民比例在50%左右。

为了促进阅读,2007年,日本国会确立2010年为日本国民读书年,日本出版业、报业以及相关产业还联手创建“财团法人文字、铅字文化推进机构”。该组织号召日本国民共同携手提升听、说、读、写的综合语言能力,全面展开国民读书活动,提高国民语言素质。

四、数字出版业

尽管传统出版市场销售额连年负增长,但是近年来,由于网络的兴起,数字出版呈现日益蓬勃的发展趋势。日本自2000年初便开始注重数字内容产业的建设。日本数字内容协会对数字内容产业的界定分为音乐、影像、游戏和信息出版四个方面。该协会每年出版《数字内容白皮书》,总结数字内容的市场规模与动向。该白皮书的内容显示,2003至2008年间,日本数字内容产业的年增长率均保持在8%以上。网络下载与手机下载推动了内容的流通及用户的增加,从而促进了市场规模的扩大。手机流通方面,实现大幅增长的是电子图书。

表六:2003~2008年日本数字内容产业市场规模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市场规模(亿日元) 21506 24237 27700 29999 32369 35000 增长率(%) — 12.7 14.3 8.3 8.0 8.1

数据来源:日本数字内容协会《数字内容白皮书》

1、电子图书

在日本,电子图书主要指使用PC以及PDA、手机等便携式阅读终端下载的出版内容。日本对电子图书的年度调查与统计始于2002年,这一年,电子图书的销售额仅为10亿日元,2007年则上升到355亿日元,从2002年到2007年增长了30多倍。到2007年9月,日本提供电子书的网站达到448个,比上年同期的193个增长了1.3倍。

表七:2002~2007年日本电子图书销售额(单位:亿日元)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总销售额 10 18 45 94 182 355 PC电子图书销售额 _ _ 33 48 70 72 便携式电子图书销售额 _ _ 12 46 112 283

数据来源:日本印象R&D出版社《电子图书商务调查报告书》

2003年,日本进入便携式高速下载电子图书的时代。2006年的销售额中约70亿日元来自面向PC的电子图书市场;约112亿日元来自面向便携式设备的电子图书市场。由此,便携式的电子图书市场规模大大超过面向PC的电子图书市场规模。2007年,面向PC和便携式的电子图书销售额分别为72亿日元和283亿日元。PC电子图书市场大大萎缩,而便携式电子图书市场呈突飞猛进的发展势头。

2005年,面向便携式的电子连环漫画的销售额迅速上升。截至2008年3月底(2007年3月~2008年3月),电子连环漫画的市场规模约为255亿日元,占全部电子图书(355亿日元)市场规模的72%。其中,面向PC的电子连环漫画市场约为26亿日元;面向便携式的电子连环漫画市场约为229亿日元。面向便携式的电子连环漫画已成为整个电子图书市场的“引擎”。

2、手机小说

在日本,手机小说是指由手机为载体来完成小说的创作或阅读的小说形式,内容以爱情为主。愈来愈高的手机普及率、彩屏保有率、网络实现率以及越来越快的手机下载速度是日本手机阅读的有力保障。截至2007年底,日本的手机用户达9490万人。目前,日本手机平均下载速度为398kbps。

日本手机小说最早出现于2000年。据日本总务省的统计,日本现有数万个手机小说网站,其中有大出版社经营的收费网站,也有免费公开的个人网站。目前手机小说族已达到200万人以上,以年轻女性为主。由手机小说发行的单行本也突破百万本,还拍成电影,推出录像带、CD,成为一种新的出版模式。

虽然手机小说的兴起对传统出版构成冲击,但是日本一些出版界人士也希望手机阅读能够帮助销量锐减的出版业,为推动阅读作出贡献,并把阅读兴趣逐步转移到传统图书上来,进而提高纸质书的销量。2007年,在日本超级图书交易公司东贩的十大畅销小说中,诞生于手机小说的纸介质小说占了5种,并占据了前三甲的位置。2009年上半年,日本十大畅销书排行榜中有一半是由手机小说改编的作品,平均每部卖出40万本。手机图书震撼了销量持续低迷的日本出版行业,正在勾勒出一个全新的出版模式:大量手机图书出版——无数手机用户(读者)筛选——大量手机图书被淘汰——少数手机图书聚集人气——出版印刷纸介质图书——发行销售成为畅销书。现在日本几乎所有畅销图书都会同步推出手机版。

3、自费出版

随着计算机在出版业中的普及运用,近年来,日本持续呈现自费出版热潮,日本自费出版活动由来已久,自费出版图书种数与年俱增。2007年日本《出版年鉴》收录日本各出版社自费出版图书种数排行中,新风社以2788种位居榜首,文艺社以1468种位居前三甲。

2005年日本自费图书馆藏书有2274种,其中文艺类50%、个人回忆录20%、遗著集11%、学术专业研究6%。自费出版者年龄以中高为主,60~70岁居首。

五、漫画出版

动漫产业是日本文化产业的重要支柱之一,日本动漫产业年产值在国民经济中位列第六。日本动漫业是囊括杂志、图书、音像等多领域的综合产业,并涉及玩具、电子游戏、文具、食品、服装、广告、服务等领域。2007年,日本通过动画片、漫画书和电子游戏三者的商业组合实现超过90亿美元的营业额。

日本动漫产业链的运营模式可以划分为以下几个步骤:漫画的创作→杂志、图书的出版发行→影视动画片的生产→电视台和电影院的播出和放映→音像制品的发行→衍生产品的开发和营销。其生产制作与开发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在这一过程中,前一个阶段是后一个阶段的基础,后一个步骤对前一个步骤又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各个环节相互带动,将动漫出版物的价值开发到最大。

日本是最大的漫画出口国,主要出口市场是欧洲、美国和亚洲。欧洲是日本漫画在海外的最大主顾,尤其是法国占了日本漫画在欧洲总营业收入的2/3。日本漫画同样在美国市场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另外,据不完全统计,日本漫画在中国内地市场占有60%以上的份额。

日本漫画杂志在漫画出版物中最具代表性,影响最大。它按发行周期可分为周刊、双周刊、月刊、双月刊、季刊、不定期刊等。按年龄指向分为少年、少女、男性、女性4类。周刊连载速度最快,每次连载少则十余页,多则二、三十页。漫画在杂志上连载后,根据受欢迎程度发行单行本。

讲谈社、小学馆和集英社被誉为日本漫画三雄。集英社1968年创办的《周刊少年JUMP》被称为少年漫画王者,历来被视为日本男孩必读的日本模式漫画杂志,拥有数百万忠实读者,尽管目前发行量严重下滑,但在漫画刊物中依然一枝独秀。

虽然动漫作为一项支柱产业在日本经济中占有很高的地位。但是自经济不景气以来,动漫特别是漫画出版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日本出版科学研究所的统计数据表明,2006年日本国内漫画出版物市场销售总额为4810亿日元,首次跌破5000亿日元关口,比2005年减少4.2%。漫画出版物从2005年开始连续负增长,其中漫画杂志跌势明显,从1996年就开始进入连续负增长。2005年,漫画图书销售额首次超过漫画杂志,这一趋势延续至以后。

2008年,日本漫画图书以及漫画杂志的销售额约4483亿日元,比起2007年削减了4.6%之多。其中漫画单行本的销售额为2372亿日元,比07年减少4.9%;漫画杂志为2111亿日元,比07年减少了4.2%。销量的削减,对几家大型出版社均产生影响。讲谈社、小学馆、集英社、白泉社、秋田书店这五家大型出版社在2008年的营业额都锐减了6%。

六、图书馆

日本图书馆可分为四类:

公共图书馆:主要面向普通市民阶层,一般由各地政府运营,属社会公共福利性质。日本的公共图书馆非常发达,全国约有3000家左右。但是公共图书馆被日本出版界指责为导致图书销售额下降的元凶之一。其依据是公共图书馆借书的人数和借阅次数之多及增长势头,对出版业产生很大影响。公共图书馆的图书采购费约为350亿日元,约占日本出版交易总金额的1.5%。

大学图书馆:学术性、研究性出版物收藏较多,有1600家左右。

普通学校图书馆:即高中小学的校内图书馆,半数以上的图书是教材教辅。

专业图书馆:专业化特征明显,多数为政府或专门机构组织开设,也有少量是个人或企业运营的图书馆。

日本图书馆作为流通渠道之一,多数属于不退货的包销模式,因此退货率要比普通的发行渠道低很多。普通图书发行渠道的退货率在40%左右,而图书馆渠道的退货率则只有10%。但是它的发行环节多,利润较小。在图书馆发行渠道中,出版物处于一个非常庞大的发行链条中,即“出版社→中盘→图书馆流通中心→书店→图书馆”。

七、印刷业

据日本经济产业省《工业统计》,2006年,日本有印刷企业(不含印报企业)约3.3万家(含制版、装订业),从业人员约36万人。其中员工不足10人的占半数以上,拥有员工300人以上就是大企业,约有70家,它们占总产值的比率为30%。日本的印刷业被超大型的印刷企业垄断,主要的三家公司是大日本印刷公司、凸版印刷公司和共同印刷公司。从2002年到2006年的5年间印刷企业减少了20.2%,从业人员减少了13.5%,总产值减少了12.5%。日本印刷业最有权威的行业组织是日本印刷产业联合会。

1995年日本印刷业销售额首次超过7万亿日元,1997年增至7.5万亿日元,为迄今的最高纪录。1999年日本印刷业销售额降到6.85万亿日元,2000年回升为6.88万亿日元,此后连年下降。2002年的降幅达到4.3%。2006年日本印刷业销售额为60002亿日元,与10年前的1996年相比,销售额合计减少了近1.33万亿日元,合计减幅为18.1%。

表八:1996~2006年日本印刷业销售额(单位:亿日元)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销售额 73300 75000 73300 68500 68800 67700 64900 63500 61700 61050 60002 增减率(%) 2.5 2.3 -2.3 -6.5 0.4 -1.6 -4.3 -2.2 -2.3 -1.1 -1.7

数据来源:日本经济产业省

从印刷业产值来看,根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生产动态统计”的数据显示,日本职工100人以上的印刷企业的合计产值,2008年与2007年相比只有少许减少,但2009年第一季度的减幅则加大到一成以上,由上年同期的1107亿日元减为995亿日元。其中出版印刷产值的减幅更大,1月、2月和3月的同比减幅分别达15.8%、16.5%和15.3%。

商业印刷和出版印刷,是日本印刷企业的两大印刷产品,其产值占全部产值的六成以上。2008年,日本印刷企业的商业印刷产值为1508亿日元,比上年增长1.4%,占总产值的33.2%;出版印刷产值为1380亿日元,比上年减少3.5%,占总产值的30.4%;包装印刷产值为622亿日元,比上年增长7.4%,占总产值的13.7%;办公印刷产值为569亿日元,比上年增长2.1%,占总产值的12.5%。

另据全日本印刷工业组合联合会调查显示,商业印刷营业额多年来一直居日本印刷业的首位。其中,多的年份占近一半,少的年份也在四成以上。商业印刷营业额占印刷业总营业额的比例,1999年~2008年的10年间,都在46%以上。其中,2007年高达49.3%。出版印刷营业额所占比例居第二位,2008年为16.1%。而之前的1999年和2005年占的份额较高,分别为20.1%和18.2%。

数字按需印刷

日本数字印刷市场近年来连续快速增长。据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的调查,2006年至2009年的4年间,日本数字按需印刷市场的年增长率都为两位数。日本数字按需印刷市场的规模在2000年突破1000亿日元,到2007年增长到近2000亿日元。

八、大众传媒业

日本是传媒业大国,传媒业的发达和先进性体现在社会的各个方面。从传统的传媒形式——报纸、杂志,到最具公众性,传播最广泛的广播、电视,再到如今独领风骚的数字网络,都可以说走在了世界前列。

1、大众传媒广告市场

根据日本电通公司发表的报告,日本报纸、杂志、广播和电视等4家主要媒体的广告收入在2008年同比减少7.6%,降至3.19万亿日元,占全国广告费用的49.3%。唯有互联网的广告收入同比增加了16.3%,达6983亿日元。在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的疲软中,互联网广告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

2、报纸

(1)报业结构

按照发行区域来划分,日本报纸分为全国报、地方报和县报三个类别。全国类报纸有五大报系:《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每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和《产经新闻》。这五个报纸发行量都非常大,在世界报业排名中居于前列。这五份报纸同时又是报业集团,而且报业集团往往都控制着一个电视集团,如,《朝日新闻》控股朝日电视台,和朝日电视台联网的一批地方电视台,形成一个电视集团;《读卖新闻》控股日本电视台;《产经新闻》集团是由《产经新闻》和富士电视台为基础构筑的一个集团。

地方报指的是由一个发行所发行,在日本的某一地理或行政区域内拥有相当发行数量和规模的报纸,如《北海道新闻》、《东京新闻》、《中日新闻》、《西日本新闻》等,这些报纸的发行量也在80万份到200万份左右。此外,日本的行政区域共设有1都、1道、2府、43县,每地都拥有各自的报纸,号称“一县一报”。

(2)管理和调控机制

日本政府主管新闻事业的机构是外务省情报文化局。日本政府虽标榜“新闻自由”,承认新闻界和政权的相互独立关系,并竭力做出尊重新闻舆论的姿态,但却通过各种途径和手段对新闻传媒进行管理和控制。日本现今没有制定成文的专门新闻法规,对新闻自由的保障和限制,主要分散在如《宪法》、《民法》、《刑法》等有关条款中。

日本各政党大都拥有自己的报纸,作为自己的喉舌,宣传自己的方针和政策,如自由党的《自由新报》、社会党的《社会新报》、公明党的《公明新闻》、共产党的《赤旗报》。同时,各政党对其他新闻媒体也采取各种手段,尽可能地加以利用和控制。

日本的新闻媒体大部分属于商业媒体,以赢利为目的,这就决定了它们对资本集团的依附关系。首先,大财团直接出资创办新闻媒体。从时事通讯社到日本五大报纸,无一不在财团的控制之下。其次,日本的大小报社,几乎没有一家不向银行贷款。第三,垄断资本家大企业还通过广告来牵制报纸。日本报业被垄断资本牢牢控制。

日本新闻界还通过成立新闻自律组织、制定新闻道德规范和审查新闻报道等手段,对新闻媒体和新闻工作者进行约束和管理。日本的新闻自律组织主要是日本新闻协会。日本政府为表示其尊重新闻自由,战后没有再设新闻审查机构。对新闻报道的审查因而成为新闻媒介自律的内容。报纸的审查由各报社和新闻协会两方面进行。

(3)发行体系

日本的报刊发行实行专卖制。专卖制指报社与发行销售店签订专营合同,发行销售店为特定的报社提供专一的发行服务。发行销售店又被称为报纸专卖店或贩卖店。报纸价格由报社制定。目前日本全国有报纸专卖店2.2万多个。庞大的报纸专卖店网络,使得日本93%的报纸销售都是通过“送报上门制度”来实现的,零售仅占6.3%。而邮递更少,只占0.5%。

(4)现状

2006年6月世界报业协会发表《2005年世界报业趋势报告》指出,在全球发行量最大的10份报纸中,有7份在日本,日本的《读卖新闻》、《朝日新闻》、《每日新闻》、《日本经济新闻》和《中日新闻》排在前五名,《产经新闻》、《东京体育报》也分别位列第七和第十位。据《2006年日本新闻年鉴》统计,日本报刊的发行总量已突破7300万份,仅次于中国,每千人拥有报刊数量为680份,居世界第一。日本报纸发行量的庞大由此可见。截至2009年4月,日本新闻业的从业人员为49,075人。

但是,近年来,日本报业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报纸的发行量和广告收入都在进一步减少,主流大报无一能躲过赤字厄运。《每日新闻》2008财年上半年(2008年4月-9月)决算结果显示,其销售额比上一年度减少了4.2%,营业利润则出现9.19亿日元的赤字。同期《产经新闻》同样出现19.84亿日元的赤字,该报业集团还在2008和2009两年总共裁员5%。曾拥有800万发行量、被誉为世界第二大报的《朝日新闻》不仅在其创业130年来首次出现赤字,而且这一数字竟高达100亿日元。此外《读卖新闻》的发行收入和广告收入的比例由20世纪70年代的5_5变成如今的7_3,广告收入的锐减意味着报纸陷入了经营困境。

造成日本报业生存危机的主要原因是以年轻人为中心的读者群正加速远离报纸造成各大报的发行量下降,报纸的广告收入也因此锐减。同时,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也令日本各大报的经营雪上加霜。

表九:日本报业2002~2007财政年度收入状况(单位:亿日元)

年度 总收入 发行 广告 其他 收入 比例 收入 比例 收入 比例 2002 237.21 127.47 53.7 77.09 32.5 32.65 13.8 2003 235.76 126.40 53.6 75.44 32.0 33.92 14.4 2004 237.97 125.73 52.8 75.50 31.7 36.74 15.4 2005 241.88 125.60 51.9 74.38 30.8 41.91 17.3 2006 233.25 125.32 53.7 70.74 30.3 37.20 16.0 2007 221.82 124.34 56.1 66.57 30.0 30.80 13.9

数据来源:日本新闻协会

表十:2000~2008年日本报纸发行量

年度 发行量(万份) 每千人拥有报刊数量 2000 7189.6 570 2001 7169.4 567 2002 7081.5 559 2003 7034.0 555 2004 7036.4 554 2005 6968.0 549 2006 6910.0 543 2007 6843.7 538 2008 6720.7 528

数据来源:日本新闻协会

3、通讯社

共同通讯社是日本最大的通讯社,简称共同社。其前身是1936年1月成立的同盟通讯社,1945年分为共同通讯社和时事通讯社。国内除东京总社外,还设有6个总分社和46个支局,国外在38个主要城市派有常驻记者,并同外国68个新闻机构有通讯合同关系。时事通讯社是日本第二大通讯社,简称时事社,成立于1945年11月。国内除东京总社外,还设有82个分支机构,国外在29个城市派有常驻记者。

4、广播电视

广播电台有半官方性质的日本广播协会(NHK)和4大系列民营电台(111家),平均每天播音22小时以上。

日本电视产业分为两大块。一部分是公共电视,主要有半官方的NHK。NHK没有广告,其收入来源是收视费。NHK每年的营业收入大概是6800亿日元,大概占日本电视市场1/3的份额,它的收视率也很高。另外一部分是民营电视台,主要包括分属于5大报系的5大系列民营电视台(133家),另有民营卫星电视台10家,民营有线电视台若干。

2008年,日本5家民营电视台除了TBS外的其余四家,营业额与上年同期相比都进入了负增长,5家的营业利润都有所下降。由于广告收入持续减少,电视台被迫削减内容制作成本和节目预算,由此导致的节目质量下降造成了观众的流失和收视率的下降,广告收入因此进一步减少。

九、机构及展会

1、相关组织

► 日本书籍出版协会(Japan Book Publishers Association)

► 日本国际青年图书委员会(Japan Board on Books for Young People,JBBY)

► 日本国际出版物协会(Japan Association of International Publications)

► 日本书店商业工会联合会(Japan Booksellers Federation)

► 日本电子出版协会(Japan Electronic Publishing Association)

► 日本图书馆协会(Japan Library Association)

► 日本杂志协会(Japan Magazine Publishers Association)

► 日本出版物批发商协会(Japan Publication Wholesalers Association)

► 日本二手书商組合联合会(Japan Secondhand Book Dealers' Cooperation)

► 日本作家协会(Japan Writers’ Association)

► 出版文化国际交流会(Publishers Association for Cultural Exchange,PACE)

► 教科书出版商协会(Textbook Publishers Association)

► 日本新闻协会(Japan Newspaper Publishers & Editors Association)

► 日本数字内容协会(Digital Content Association of Japan,DCAJ)

► 日本印刷产业联合会(Japan Federation of Printing Industries,JFPI)

2、书展

东京国际书展(Tokyo International Book Fair,TIBF):始于1993年,是亚洲地区最大的书展之一。由东京国际书展执行委员会筹划,日本书籍出版协会、日本杂志协会、日本书店商业工会联合会、日本出版物批发商协会、出版文化国际交流会、读书推进运动协会、日本国际出版物协会等联合主办。书展的筹办方是励德•爱思唯尔集团(Reed Elsevier)下属的励展博览集团(Reed Exhibitions)日本分公司。书展的主要功能是版权交易、书店订货以及图书零售。

十、中日交流

日本是中国主要的贸易伙伴。中日贸易保持较快增长势头,2008年,双边贸易额2667.9亿美元,同比增长13%。据日方统计,2008年7月,我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日本最大出口对象国。日本还是我国第二大外资来源地。截至2008年底,日本对华投资项目累计41162个。

新中国成立后,中日两国一直保持民间文化交流。1979年12月,两国签署《中日文化交流协定》,确定了发展两国文化、教育、学术、体育等方面交流的目标。2008年,双方签署中日关于互设文化中心的协定。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日文化交流与合作全面发展,呈现出官民并举和多渠道、多形式的新局面,其范围之广、规模之大、数量之多、活动之频繁、内容之丰富,在与中国有文化交流的国家当中处于领先地位。近年来,双方在商业展演、音乐影视、动漫游戏等新兴文化产业领域的交流与合作蓬勃发展。目前,日本已成为中国最重要的文化贸易伙伴之一。

中日双方在时尚期刊市场积极开展版权合作,以《瑞丽》系列为首的版权合作式女性时尚杂志占据了中国杂志广告营业额排行的前列。目前中日版权合作的女性时尚杂志主要有:中国轻工业出版社与日本主妇之友杂志社合作的《瑞丽》、河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与日本主妇之友杂志社《mina》合作的《米娜》、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与日本主妇之友杂志社《Como》合作的《可人》、上海美术出版社与日本小学馆《Oggi》合作的《今日风采》、上海美术出版社与日本小学馆《Cancam》合作的《今日佳丽》、上海文艺出版总社与讲谈社《With》合作的《秀》、中国纺织出版社与讲谈社《ViVi》合作的《昕薇》、珠海出版社和珠海画报社与讲谈社《Style》合作的《俏丽》等。

从2003年开始,我国出版社每年组团参加东京书展,其中不乏上海世纪出版集团等国内重量级出版机构。2005年,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在日本图书出口市场中所占的份额分别为6.3%、5.4%和8.9%,合计为20.6%,是日本图书的主要出口国之一;中国在日本进口图书市场上占据的份额为13.5%,其中大陆为6.4%,香港为7.1%。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