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出版业与传媒

发布日期:2016-04-28 10:49 新闻来源: 作者:

国家概况:新加坡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Singapore)面积707平方公里。公民和永久居民364.3万,常住人口483.9万(2008年)。华人占75%左右,其余为马来人、印度人和其他种族。马来语为国语,英语、华语、马来语、泰米尔语为官方语言,英语为行政用语。主要宗教为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和印度教。首都是新加坡(Singapore)。新加坡是一个自然资源严重匮乏的城市国家。属外贸驱动型经济,以电子、石油化工、金融、航运、服务业为主,高度依赖美、日、欧和周边市场,外贸总额是GDP的四倍。

文化教育:近年来新加坡加速发展以文化艺术、设计和媒体为主体的创意产业,将创意产业作为推动经济快速增长的引擎之一。目前新加坡已经成为亚洲创意枢纽。

新加坡的教育制度强调识字、识数、双语、体育、道德教育、创新和独立思考能力并重。双语政策要求学生除了学习英文,还要兼通母语。政府推行“资讯科技教育”,促使学生掌握电脑知识。新学校绝大多数为公立,其中包括170所小学、154所中学、14所初级学院,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南洋理工大学和管理大学三所大学。

一、新加坡政府对文化创意产业的扶持

新加坡自1945年建国以来,就是亚洲的贸易重镇,但新国政府在发展经济的时候忽略了发展本国文化,导致影视节目、杂志、图书等进口份额居多,内容和选题缺少原创性,没有新国自身文化底蕴。

20世纪90年代末,在区域和世界经济整体环境的影响下,新加坡经历了一个经济缓慢增长的阶段。为了给经济注入新的活力,使之向多元化、全球化的方向发展,从1998年起,新加坡政府将创意产业作为21世纪的战略产业,出台了《创意新加坡》计划和《创意产业发展战略》,加大了对文化领域的投入。2001年,新加坡政府成立了经济检讨委员会,对现有政策进行评估,并在此基础上制定新的经济发展政策。2003年,经济检讨委员会将文化创意产业确定为一个有发展潜力的新领域,在此之后,创意产业交由新加坡新闻、通讯和艺术部(Ministry of 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s and the Arts,MICA)负责,并成立了创意产业司,以积极发挥文化在经济中的独特作用。2003年至2008年,新加坡政府对创意产业投入2亿新元,还成立了由政府部门和社会团体组成的创意产业行动委员会。新加坡政府计划在2012年之前将创意产业在国内生产总值所占比例翻一番,从过去的3%左右增加到6%,使其与教育和医疗保健并驾齐驱,成为新加坡未来重点开拓的主要领域。

在新加坡,创意产业主要集中在艺术、设计和媒体领域。这三个领域的开发和规划由MICA下属的国家艺术理事会、新加坡设计理事会和媒体发展管理局(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MDA)来分别组织实施。其中,“媒体21”是新加坡发展创意产业的重心之一,主要涉及广播(包括电台、电视台和有线广播)、数字媒体(包括软件和电脑服务)、电影和录像、唱片发行和媒体印刷等行业。政府斥巨资欲将新加坡发展为“环球媒体城”,在原有数码技术、基础通讯设施和印刷技术的基础之上,大力发展高附加值的媒体研发与制作,同时定位为媒体的交易中心,以各种优惠方案吸引媒体资本进驻。从2004年起,出版业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扶植,政府通过多项计划帮助其拓展国外市场,协助出版与印刷公司加强在区域及全球的竞争力。

二、出版业现状

新加坡素有“世界的十字路口”之称,国际交通往来频繁,其出版业也具有国际性。新加坡“东盟十国书业中心”的独特地位更吸引了东南亚各国的关注。此外,该国整体经济状况良好,给出版产业的稳步增长奠定了基础。

华人占总人口75%的新加坡历来重视华文母语教育,华文图书也占到整个新加坡图书市场的三四成。但是,近年来新加坡出版业更加注重走国际化道路。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英语国家的出版商、发行商和书店正走进新加坡。另外,新加坡是一个多民族国家,除了华语和英语外,还有马来语和泰米尔语出版物。

1、图书出版

新加坡官方机构并不收集和统计出版业的相关数据,因此无法得到这一地区图书市场规模的准确数字。据权威人士估计,新加坡图书市场的规模约为年销售额2亿英镑。

新加坡的出版业较为发达,虽然市场规模较小,却有约110家图书出版商和超过30家多媒体教育出版商。其中绝大多数出版公司是跨国的合作机构,其总部在欧洲、澳大利亚和北美等地。新加坡的进口图书占了图书市场销售总额的40%。不过,由于相当多的美国和英国出版商将新加坡作为地区存储和分销中心,在本地实际消费的进口图书比例仅为29%。

在新加坡,小型书商正逐渐消亡,位置让给海外来的重量级选手,如鲍德斯和Kinokuniya。这些超级书商加上新加坡本国的大型连锁书商如大众集团(Popular)和MPH,占据了零售市场70%~80%的份额。大众集团还进行特许经营,在其品牌下聚集了众多加盟成员。二手书市场多存在于独立书店业。

教育图书市场

在新加坡,教科书一度由教育部组织创作、编辑和生产,商业出版商只能从事辅导材料的出版。现在政府放开了教科书市场,大多数的教材由私人部门提供,因此教材市场迅速成长。经过一系列的并购,教材市场已为三家集团所主宰:培生教育出版集团(Pearson Education),新加坡国家控股集团(Singapore National Holdings)和时代传媒集团(Times Media Group)。培生集团在这一市场上占据老大地位,拥有40%至45%的市场占有率。

英语学习读物市场

在新加坡,英语是教育的主要内容,被广泛用于课堂教学,因此只有小部分年纪较大的新加坡人可被归入EFL(English as foreign language以英语为外语)群体之列,这使得新加坡的英语学习读物市场规模相对较小,销售主要集中在字典、语法书籍以及商务英语方面。因为英式英语在教育系统中得到采用,90%的书籍是英国出版物而非美国出版物。居于领导地位的出版商是那些在新加坡成立办事处的出版商,如培生集团和剑桥大学出版社。

学术和专业图书市场

新加坡的学术和专业类图书中,估计有60%来自进口,30%由当地印刷,只有10%是本地版图书。美国版本在学术教材中占到了70%至80%,这并非仅出于价格较低的缘故,更重要的是,美国出版商更重视对教材的辅助支持,他们为购书者提供后续补充材料及良好的网上服务。对于英国出版商而言,虽然优势不够明显,但因为新加坡有很多专业人土需要通过英国的某些专业资格考试,相关图书仍有市场空间。

大众图书市场

在新加坡,成人读书主要是为了提高个人技能而非休闲娱乐。此外,父母们一般更愿在孩子的买书上投资,而非为自己购书。因此儿童图书是新加坡图书市场发展最快的领域,特别是插图书、家庭教育书和工具书,如百科全书等。少年图书市场也在增长。此外,质量上乘的成人用工具书和技能类图书在新加坡也有市场,IT类图书相当流行。

2、华文出版业

新加坡是东南亚国家中惟一的以华族为主体的多元民族国家,华人占总人口的75%以上。华文出版在新加坡有着悠久的历史。早在新加坡建国之前,华侨和东南亚的土生华人就引进出版了《三国演义》、《二度梅》、《薛仁贵征西》等中国古典小说,甚至翻译成马来、印度尼西亚等文字而传遍东南亚;中华儒家经典亦在新加坡近代的教育事业中起到重要作用。

但是,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新加坡实行双语政策,以英文为第一语言,母语(即华文、马来文、泰米尔文)为第二语言,并把英文列为中小学的第一语言。这使新加坡成为以英语为主的社会,华文教育发展较缓。虽然新加坡政府从1979年就开展了“讲华语运动”,但华文的普及和使用率仍然很低,华文出版无论从品种上还是规模上,都很有限。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纯粹的华校已不复存在。不仅华文中小学校无存,惟一的以华文教育为主的南洋大学也被迫更名易帜。“华人不识华语”的尴尬,是新加坡一定历史时期的必然产物。

2004年新加坡国家图书馆年度报告显示,英文书占总借书率的67.2%,华文书占总借书率的27.8%,华文阅读率明显偏低。

近年来,这种在当地令人担忧的现象正在发生转变。随着新加坡与中国贸易的发展与两国建交,华文教育得到新加坡政府的高度重视。为鼓励人们使用华语,新加坡政府特别成立了华文课程教学法检讨委员会,并提出在学校实施新的中文创意教学法,以便有效地激发学生学习中文的兴趣。

中国经济的强劲发展,带动了文化的重新崛起,对新加坡产生了很大影响,在新加坡掀起了“华语热”,推动了新加坡华文出版业的发展。如今,新加坡是世界上第四大中文图书市场。它以在东南亚独特的地理位置成为华文图书销往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和越南等地的中转站。

华文教育的发展,给华文出版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基础。目前,新加坡较主要的华文书业公司有新加坡商务印书馆、新加坡华文出版公司、泛太平洋公司、新加坡联邦出版公司、胜利出版社、大众书局、友联书局、新华文化事业有限公司、青年书局、上海书局、远东文化私人有限公司等。其中前三家规模较大,实力较雄厚。新加坡现在年出版华文图书约100种左右,华文图书销售额约在500万~600万美元。新加坡的华文书店约在40家左右。

大陆、台湾、香港版华文图书在新加坡各有优势,台版图书以生活时尚、旅游、食谱著称;大陆版以语文、中医药、儿童书见长。近年来,大陆图书品质有了很大的改进,价钱又相对低廉,很多书均推出繁简两种版本,对台湾、香港图书冲击较大。

随着中国“走出去”战略的实施,新加坡的华文市场有了新变化。2004年,中国图书进出口总公司开办的两家海外书店,以及由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参股,并与之形成业务联盟的新加坡大众集团下辖的数百家直营与加盟连锁书店,初步实现北美、亚洲、澳洲的区域性连锁,形成中国最大的图书出口网络,所涉书店统一冠名为“中国现代书店”。

新加坡华文出版协会(Singapore Chinese Publishers Association)于2005年成立,由20多家本地出版社和书商组成,旨在配合华文教学改革,进一步推广华文文化教育,合作出版或进口更多适合中小学生阅读的书籍。

3、读者与阅读

在全球图书阅读率持续走低的趋势中,新加坡也未能幸免。2003年,新加坡一项调查显示,受访问的1500人中,只有52%的人认为阅读是他们所参与的一项休闲活动。大多数受访者承认:阅读的最大推动力是希望提升职业方面的学识;认为阅读可以增强新加坡的竞争力,取得各方面的成就。

2005年,新加坡国家图书馆推出了“Read!Singapore”运动。该项活动每年都会侧重一个主题,旨在营造书香社会,促使民众主动阅读。组织者每年都会策划上百种活动,包括图书讨论会、作者见面会、话剧表演以及各种竞赛活动等。

三、印刷业

印刷业是新加坡一般制造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展历史最早可追溯至19世纪末期,经过20世纪70年代的转型以及80年代以来的发展,印刷业在新加坡的国民经济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并在国际市场上具有较强的竞争力。

新加坡印刷企业成为很多国际出版商的合作伙伴,承揽了大量来自欧洲、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书籍、杂志的印刷业务。许多国际性报刊均由卫星传输发稿,在新加坡印刷。印刷企业的出口额也在不断增长,据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IE Singapore)公布的数据显示,2000~2004年,新加坡出口至美国的印刷品以年均2%的比例在增长。世界上许多著名的印刷设备制造商也都在新加坡建立销售点。同时,与印刷相关的行业如印前、造纸和油墨等也迅速发展起来。同时,完善的网络光纤设施以及先进的互联网技术使远程印刷成为可能。得天独厚的战略地理位置、完善的物流基础设施以及良好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这些因素使新加坡发展成为一个国际性印刷中心,印刷品出口额已达到6亿新加坡元。

目前,新加坡有近1000家印刷企业,其中大中型企业约有300家,主要仍为家族式管理,也有一些大公司变为共有制管理,其中的中坚企业已经成为上市公司,而且在中国和美国等地开设了分公司或代理处,这些海外据点的规模近年来也有所扩大。新加坡的印刷企业雇用了17000多名员工。

2005年,新加坡整个印刷产业的产值为28亿新元,较上年增长3.5%。印刷制品出口增长5%,直接出口总额为5亿多美元。印刷品出口市场主要为美国、英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中国、印度等国。

但是,新加坡印刷业过于依赖海外订单。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2009年,新加坡印刷业订单锐减四成。随着海外需求的急剧减少,本地业者的资源及人手都出现了过剩,不少业者已采取一系列削减成本的措施以渡过难关。

新加坡印刷业代表性企业有:新加坡国家印刷集团有限公司(SNP)、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SPH)、星狮集团(Fraser & Neave Holdings Bhd,F&N)、新加坡时代印刷公司(Times International Printing,TIP)、天华印刷有限公司(TWPH)、工艺印刷国际有限公司(Craft Print International Limited)等。

四、大众传媒业

新加坡媒体反映出新加坡社会多语言的特色,无论报刊或电视、电台都以4种语言出版或广播。新加坡对新闻媒介的管理比较严格。新加坡政府于1972年颁布了《新印刷出版法令》,1974年经修订改名为《报纸与印刷出版法令》,后又于1977年、1986年、1988年、1990年进行了修改。该法令规定,发行报纸须每年向政府申请许可证。新加坡与新闻传媒有关的法律还包括《煽动叛乱治罪法令》、《内部安全法令》、《出版与情报保护条例》、《不良出版物法令》、《名誉保护法令》等。

1、报刊业

英文报主要有《海峡时报》、《商业时报》、《新报》;华文报主要有《联合早报》、《联合晚报》、《新明日报》;马来文报有《每日新闻》;泰米尔文报有《泰米尔日报》。

新加坡主要的传媒集团有:

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td,SPH):新加坡最大的传媒机构,政府拥有全部股份的60%。以新加坡全部4种官方语言出版15种报纸,此外,还出版70多种杂志,同时经营电视与网络电子媒体。旗下两份核心的报纸是《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和《联合早报》。

新加坡传媒公司(Media Corporation of Singapore):旗下共有新传媒电视、新传媒电台、新传媒新闻网、新传媒报业、新传媒出版、新传媒制作、新传媒互动等七个集团,此外还投资电缆电视。新传媒的报纸出版物主要有《今天》(Today)和《今天周末》(Weekend Today),还出版30多种杂志。

新加坡没有自己的通讯社,主要的国际通讯社都在新加坡设立了工作中心。

2、华文报业

新加坡华文报的历史,反映了新加坡的移民和教育史。19世纪,许多华人飘洋过海到南洋。他们当中,不少人在新加坡落地生根,可当时的英殖民地政府,并没有照顾这些人,也没有为他们的子女提供教育。因此,当时的华人社群领袖创办华校,并从中国聘请华文教师来任教。华文报纸也应运而生,并且同华人社群一起成长。

1989年,新加坡华文报业改组,《新明日报》与《联合早报》、《联合晚报》组成新加坡报业控股旗下的华文报集团。新加坡华文报纸的主力旗舰是《联合早报》,该报享有国际知名度,在中国大陆也受到广泛重视。但是在英文大环境下,华文报刊的生存并不容易。尽管华语电视广播大受欢迎,但要培养华文读者的阅读水平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新加坡的语言与教育政策,时刻影响着华文报刊。

3、广播电视

新加坡广播电台于1936年开播,1959年1月起以马来语、英语、华语、泰米尔语广播。现有15个波段,每周广播1307小时。新加坡广播电台拥有并经营12个国内电台和3个国际电台。

电视于1963年开播,1974年开始播送彩色节目。新加坡电视机构拥有并经营2个频道,一个播送华文节目,另一个播送英文节目,每天播送24小时。12家电视私人公司经营2个频道,一个主要为马来族和印度族居民服务,另一个主要播送体育及文艺节目。1995年有线电视网开通,用户可接收30多个频道、10余个国家的电视节目。1995年开通卫星电视,有387万用户。2001年5月,优频道和i频道正式启播。

4、互联网

新加坡把互联网作为一种广播服务进行管理。其管理部门新加坡广播管理局(The Singapore Broadcasting Authority,简称SBA)成立于1994年10月1日,1996年7月11日宣布对互联网实行管制。2003年1月,SBA、电影与出版物管理局(The Films and Publications Department)、新加坡电影委员会(Singapore Film Commission)三家机构合并,共同成立了媒体发展管理局(Media Development Authority,简称MDA)。从此,MDA接替新加坡广播管理局,成为互联网的主管机构。

新加坡对网络的管理方式主要是:对网络服务提供者及网民实行“轻触式”规制;对互联网内容实行严格的审查制度。前者主要包括对网络服务商的分类许可制、接受建议和鼓励行业自律、加强公共教育。后者审查的内容主要包括公共安全和国家防卫的内容、种族和宗教的内容、有关公共道德的内容。

2003年新加坡的家庭网络用户达到73.7%,个人电脑使用者达到64.6%,而且有一半的个人电脑使用者可以连接到国外网。

五、机构及展会

1、与出版业相关的组织

新加坡华文出版协会(Singapore Chinese Publishers Association)

新加坡印刷与媒体协会(Print and Media Association, Singapore,PMAS)

新加坡图书出版商协会(Singapore Book Publishers Association,SBPA)

新加坡书商和文具商协会(Singapore Booksellers and Stationers Association,SBASA)

新加坡国家图书发展委员会(The National Book Development Council of Singapore,NBDCS)

2、书展

新加坡世界书展(Singapore World Book Fair,WBF):东南亚地区规模最大的书展,被誉为亚洲最大的书香盛会,由新加坡报业控股有限公司(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和马歇尔•卡文迪什商业信息私人有限公司(Marshall Cavendish Business Information Private Limited)共同主办。书展每年6月举行,历时10天。是集华文图书、英文图书、电子图书为一体的以销售为主,兼做版权贸易的大型国际书展。中国出版界展销的中文图书以及与中文有关的讲座和展览占世界书展的半壁江山。

新加坡海外华文书市(BookFest @ Singapore):于每年11或12月间举行,为期10天。书市以图书销售为主。它是新加坡最大规模的书展之一,也是在中国大陆以外举办的最大的专门的华文书市。书市由大众控股有限公司(Popular Holdings Limited)主办。

六、中新书业交流

自1990年10月3日建交以来,中新在各领域的互利合作成果显著,中新经贸合作发展迅速。据中国海关统计,2007年双边贸易额为471.5亿美元,增长15.4%。1996年,两国文化部签署《文化合作谅解备忘录》。2006年,两国政府签署《文化合作协定》。双方在文化艺术、图书馆、出版等领域的交流与合作不断深入。

新加坡和中国无论在文化上还是语言上都有深厚的渊源,新、中两国在文化上的共通和贸易往来使新加坡成为通往中国市场的一座桥梁。新加坡是中国华文图书的主要出口国,与中国的各大图书进出口公司和出版集团建立了密切与广泛的合作关系。国内出版社也多次以强大的阵容组团参加新加坡的各种书展。

就目前东南亚华文图书市场的需求来看,来自中国大陆的教育类、旅游类、菜谱类、中医药类、名著类中文图书最受读者欢迎,其中,教育类图书是目前东南亚中文图书市场需求最大的板块。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