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120年历史IPA大会今年在伦敦传达的新意是什么?

发布日期:2016-04-19 15:03 新闻来源:百道网 作者:令嘉 韩玉

百道编按】4月10日,伦敦书展的序幕已经拉开。今年是120周年的国际出版商协会第31届大会。这也是该大会第一次在伦敦书展的舞台上现身。200多位来自全世界的出版商代表参加了大会,中国代表团成为其中一支庞大的力量。在这次大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一起探讨新与旧、大与小,版权与使用等各类问题,也正是在这次大会上,中国与西方既共享相同的出版理念,也因不同的文化价值产生了直接的碰撞。

2016年伦敦书展IPA大会

中国出版集团是中国最大的大众出版和专业出版集团,被称为出版“国家队”。集团旗下有着114年的中华书局、119年的商务印书馆、83年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以及人民文学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社、人民音乐出版社等一批有着60多年历史的著名品牌。在4月10举办的IPA第31届国际出版商大会上,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谭跃向国外同行介绍中国出版集团对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做出的文化贡献。他特别提到,集团一直保持中国图书零售市场第一,其中发行5.67亿册的《新华字典》是世界上最畅销书,即将荣获吉尼斯世界纪录。

中国出版集团总裁谭跃现场演讲

在CCC的总裁麦克希利主持的“全球出版业的机遇与挑战“研讨环节中,他问谭跃在今天这样的时代,支持出版商走向全球的动因是什么。

谭跃提出全球化有三个动因:一是全球市场正在趋向融合统一;二是多元文化交融交流的趋势在推动出版业全球化;三是互联网为全球化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科技条件。他说,中国文化在世界上有两个话语权:一是传统文化的当代阐释。中国有长达5000年的历史文化积淀,有很多东西可以和当代人们的生活相融合。如中华书局长期专业做中国古代文化的当今阐释,推出了老子、孔子的很多思想,在21世纪迎来了读者购买高峰。《于丹论语心得》在海外卖了36万册、34个版本、出版了31个语种,葛兆光、茅海建等著名学者谈中国古代文化和历史的作品《宅兹中国》《天朝的崩溃》等被译介到西方,则初步印证了第一点。此外,他认为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成功经验,可以将中国道路的成果学术化,在世界范围内引起关注、引发研究、形成新的经典。

IPA研讨会

阿歇特总裁阿诺德·诺里在主旨演讲中提到,媒体世界发生的变化,没人知道未来是什么?他举了红酒行业的例子,自罗马时代以降,生产红酒的工艺就没有什么变化。但图书是出版商和创作者之间的碰撞,在将材料转换成作品的过程中,大家都关心它的变化。红酒的变化却鲜有更多的人去过问。他同时将车轮、汤勺制造业的未来和图书的未来相比,谁会去关心前两者的未来呢,但图书的未来却令人担心。图书是交流媒介,和电子邮件、社交媒体等沟通交流的工具相比,社交媒体的内容、网上的评论都会很快消失,但图书的内容却会沉淀下去,读者在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还会回到某一本书中去。

IPA大会上的阿歇特总裁阿诺德·诺里

他指出,出版是成功挺过第一波数字浪潮的唯一的媒体产业。图书自古登堡以来,在深刻影响世界的社会、经济、技术变革面前再次证明了自身的生命力。在数字化浪潮中,图书仍然是大家愿意阅读的种类,而高质量的内容印刷成纸书,是作者以此维持生计的重要收入来源。同时,出版商的数字创新仍然在进行中,特别是在数字教育领域,出版商在充分利用数字技术将内容推向学生。但由于各个国家的教学大纲、评价体系不同,因此并不存唯一的一种可以覆盖全部市场的技术或平台。

中国出版商协会副主席、中国教育出版集团前总裁李朋义

在诺里的演讲后面,他将注意力转向“出版自由”,点名支持中国加入IPA的国际书商协会总裁理查德·查金,质疑国际出版商协会去年接纳中国为成员国的决定,指其为“近几个月来令人不安的一项进展”。在他演讲结束后,中国出版商协会副主席、中国教育出版集团前总裁李朋义表示反对,他反问诺里,中国也是国际社会的一部分,既然法国可以成为IPA一份子,为什么中国不行?

诺里回应称自己并非反对中国成为IPA会员国,也并没有非议查理德的意思。“中国是成员国,我们都在IPA框架体系内分享共同的价值观。我将中国的加入视为积极的信号。”

查金在会后表示,“中国被民主选举为IPA成员,并非我个人之力。IPA的作用是支持世界各地出版业。中国出版商协会是全球出版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与很多其他国家一样,中国出版业面临很多挑战和障碍,IPA的角色就是要和成员共同协作,帮助他们克服困难。”

这是去年中国成功加入IPA在西方社会引发争议的余绪。去年法兰克福书展期间的IPA理事会上,中国出版协会常务副主席邬书林一行对于中国加入IPA进行了陈述与答辩,IPA内部成员的态度不一,英国等很多成员国表示支持,德国、法国等成员国则投了反对票。通过投票表决,中国成功加入了国际出版商协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