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图书

抗战家书:我们先辈的抗战记忆

  • 作者: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 图书分类:中国文学
  • ISBN:978-7-300-21133-6
  • 字数:232
  • 币制:人民币
  • 价格:29.8
  • 文版:中文
  • 拟转让文版:各种文版
  • 首版时间:2015-05-11
  • 最新版时间:2015-05-11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 出版社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大街31号
  • 邮编:100080
  • 联系人:Li Yongqiang
  • E-mail:liuyh@crup.com.cn
  • 电话:+86 10 62515370
  • 传真:+86 10 62515730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是全国唯一一座全面反映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历史的大型综合性专题纪念馆,坐落于七七事变的爆发地——北京西南卢沟桥畔的宛平城内。它建于1987年,现拥有藏品万余件,是全国优秀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和全国首批重点红色旅游景区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以历史文物、文献手稿、艺术作品、校史珍藏为特色,集收藏、展示、研究、教育于一体,依托学科优势,服务教学科研,成立于2008年。现设有人大校史展、北方文物展、传统家书展、古代文书展、股票展、书法展等常设展,并定期举办各类临展。

本书收录了张自忠、蔡炳炎、左权、戴安澜、谢晋元等先辈的30余封家书及其背后的故事,具有很强的故事性与可读性。书中既有党领导下的八路军、新四军的家书,也有国民党正面战场官兵的家书、普通民众的家书,鲜活地展现了中国人民的抗战史。本书图文并茂,通过一封封家书及其背后一个个真实感人的故事,为我们描绘出那场旷日持久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战争中军民的抗争状态。这里面既有高级将领一心保家卫国,恨不能为抗战死的热忱;也有普通士兵朴素的爱家爱国之情,对于家人的依恋与思念;更有普通民众颠沛流离中的亲情传递,这些都足以令人动容。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成立于1955年,是新中国建立之后成立的第一家大学出版社。50年来,人大出版社始终以促进我国教育、文化事业发展为自己的历史使命,为中国高等教育事业、为中国人文社会科学事业、为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和传播作出了积极的贡献。1982年人大出版社被教育部确定为全国高校文科教材出版中心,是中国高校教材、学术著作出版最重要的基地之一。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依托中国人民大学的综合优势,团结全国广大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高扬人文社会科学的旗帜,秉承“出教材学术精品,育人文社科英才”的理念,大力实施精品战略,以优秀的出版物传播先进文化。建社50年来,累计出版图书一万余种,出版了一大批具有文化积累与文化传播价值的优秀教材和学术著作,涵盖了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各学科,包括哲学、经济学、政治学、法学、社会学、行政学、人口学、环境学、新闻学、档案学、财政学、金融学、管理学、会计学、商品学、历史学、语言文学、伦理学、心理学、美学、艺术以及新兴学科和边缘学科等。其中许多教材多次再版,一些教材发行数量高达数十万册以至数百万册。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不断强化选题策划意识、市场意识,着力培育核心竞争力。全体同仁精诚团结,开拓进取,把出版工作同我国教育、文化事业的发展,同我国经济、社会的进步紧密结合,形成了人大出版社鲜明的出版特色和巨大的品牌价值,成为我国人文社会科学出版领域的排头兵。2004年,人大出版社出版图书1600余种,发行码洋约5个亿。经过长期的积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已发展成为具有图书、期刊、音像和电子出版物等多媒体兼营的大型综合性出版社。

烽火家书抵万金 (代 序)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唐代诗人杜甫的这首《春望》曾使多少人感动不已,而“家书抵万金”更成为千古传诵的佳句。家书是古往今来人们信息交流的主要工具,它在沟通思想、表达情感方面具有其他交流手段不可替代的功能。家书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它集文学、史学、美学、书法、礼仪等元素于一体,承载着十分厚重的历史和文化信息。 不可否认,任何一封家书都带有时代的特征,但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写就的家书,其时代感就更加突出和鲜明。当翻开由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和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合作编撰的《抗战家书》的书稿时,立即感到战争的硝烟扑面而来。从那些家书的字里行间中,我们体会到那时的人们因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而遭受的伤痛,体会到因伤痛而产生的愤怒,从而理解了因愤怒而进行的坚决的抗争,进而理解了由抗争而生出的必胜信念和在伟大的实践中的心路历程。有哪种文献比这些家书更能如此深刻地反映战争中人们的体验与情感呢? 从该书选编的家书来看,最早的写于九一八事变发生不久,最晚的写于抗战刚刚结束,涵盖14年中国抗战的全过程。内容上既有热血男儿从沙场写给亲人的绝笔,也有严父慈母对子女的叮咛;既有同胞兄弟之间的默默心语,亦有恋人之间的款款深情……特别是那些毅然走上战场的抗战勇士,他们以朴实的语言,纯真的情感,抒发了他们发自内心的爱国爱家的赤子之心,抒发了他们为民族解放和为家园安宁而甘愿奉献青春的壮志豪情。 “我政府早具决心,抗战到底,不问境遇如何,决不作城下之盟。在我们当此国难,身为军人,只好本政府之策略,继续不断努力杀敌,来尽匹夫之责。” “我在外,大家都是为着抗日的,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庭,为着自己的未〈来〉做事!” “现在儿就要离开大别山,走上最前线消灭敌人,保卫中华,望双亲不要悲伤挂念。儿为伟大而生,光荣而死,是我做儿子最后的心意,罪甚!罪甚!” “现在我们的国家真正危险极了,南京、上海、苏州等这些地方都被日本占去了,要快到汉口来了。不过他恃其武力,野蛮横占,我们大家都觉悟,抗战到底,不要为他武力而屈服,总会得到最后胜利的。” 这一段段的内心独白不仅记载了那段血与火的历史,而且承载着绵长而醇厚的骨肉亲情,真实反映了在国破家亡的危急关头,血洒疆场的抗日将士不屈的民族气节,在日寇铁蹄蹂躏下普通民众“位卑未敢忘忧国”的系国系家的深厚情怀。今天读来仍余味绵长,催人泪下。 这部家书在2007年出版后,立即受到了社会各界的欢迎。在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到来之际,编者在原来的基础上,又选择增加了15篇,包括张自忠、谢晋元、戴安澜等抗日将领们在戎马倥偬之际写给亲人的,有些家书写好后当时甚至未来得及发出。新增加的来自台湾同胞的家书,使这部书更加具有特色和代表性。 作为史学工作者,我以为家书在史学研究上的功用似应得到更多的关注,因为与一般的资料相比,家书的特点在于具有生命,其魅力在于真实。一封家书,一段历史。民间家书就是民间书写的历史。《抗战家书》中所选登的许多家书的作者都是那个时代重大事件的见证者、亲历者,他们的视角往往是一般的史书中所看不到的。这些家书已保存七八十年,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有的家书是名人的遗物,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有的家书是重大事件的载体,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抗战家书》通过一封封直指心灵的家书、一个个感人肺腑的故事、一张张朴实生动的老照片,再现了那段令人难忘的中华民族抗争史,这对于大力弘扬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对于在新时期加强对广大民众特别是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不失为一种有益的尝试。 《抗战家书》从一个侧面真实记录了抗战时期的社会状况、市井民情,为后人深入而全面地认识、研究那个时代,提供了新的史料和新的视角。一封家书见证一个时代,是民间家书独有的价值体现,正所谓“小人物,大时代”。 《抗战家书》从一个独特的视角展现了英雄人物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尽管都是一些小故事,但生动、鲜活,且鲜为人知,如左权、吉鸿昌、戴安澜、蔡炳炎等人的家书,将其侠骨柔肠的另一个侧面展现给读者,这是散落在民间的名人家书独具的资源,正所谓“大人物,小故事”。 《抗战家书》中选载的每一封家书都包含着修身、齐家、礼仪、教化等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许多家书通篇闪耀着追求真理,争取公平与正义,讲求诚信友爱,提倡无私奉献等传统文化价值的光辉。体现中国文化的本质和中华民族道德的精髓,是民间家书的重要特色,正所谓“小家书,大文化”。 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历史上光辉的一页,挖掘抗战时期的家书,对于抗战历史的研究、弥补文献的不足提供了新的渠道和方法。我衷心希望以出版《抗战家书》为契机,能够使更多的人重视包括抗战家书一类资料的搜集和整理,为抗战历史研究开辟一个新的领域。 步 平   2007年6月一稿 2015年4月二稿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原所长,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执行会长) 张自忠:尽忠报国 取义成仁 张自忠是抗日战争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中国将领,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阵营五十余国中战死的最高军队将领。从抗战一开始他就有“报国必死”的决心,每上战场,都打得英勇悲壮,而且每次战前都要写下一封信,回来的时候再把信撕掉。枣宜会战前夕,他留下了两封信,一封信是致将士们,另一封信是致他的副将,却没给家里留下只言片语。 【1940年5月1日,张自忠亲笔昭告各将领、各部队】 致战友: 看最近之情况,敌人或要再来碰一下钉子,只要敌来犯,兄即到河东与弟等共同去牺牲。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的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致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枯],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愿与诸弟共勉之。 维纲、月轩、纶山、常德、振三、子烈、 纯德、铭秦、德顺、德俊、迪吉、紫封、 九思、作祯、亮敏、斡三、芳兰、之喆、 文海、春芳诸弟。 小兄张自忠手启 五•一• 【1940年5月6日,张自忠致第33集团军副总司令冯治安的亲笔信】 仰之我弟如晤: 因为战区全面战事之关系,及本身之责任,均须过河与敌一拼,现已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到河东后,如能与38D、179D(38师和179师)取得联络,即率诸两部与马师不顾一切向北进之敌死拼。设若与179D、38D取不上联络,即带马之三个团,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死)往北迈进。无论作好作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专此布达。 小兄 张自忠手启 五、六于快活铺 背景链接: 张自忠(1891-1940),字荩忱,山东省临清市唐园村人。著名抗日将领,革命烈士,原国民党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1917年入冯玉祥部,历任营长、团长、旅长、师长等职。1931年任第29军第38师师长。1933年参加长城抗战,任喜峰口第29军前线总指挥,重挫日军,名声大震。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先后任国民党军第59军军长、第33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五战区右翼兵团司令等职。 1938年2 月,时任59军军长的张自忠奉命沿津浦路南进,支援淮北于学忠部。在固镇指挥59军与日军血战七天,夺回曹老集、小蚌埠,稳定了淮河防线。3月,又奉命支援临沂庞炳勋部,指挥59军在临沂城郊与日军精锐坂垣师团进行拉据战。他抱定拚死的决心,曾致电鹿钟麟:“战而死,虽死犹生;不战而生,虽生亦死。”经七昼夜鏖战,取得临沂战斗的胜利,为夺取台儿庄战役胜利奠定了基础。 同年5月中旬,在徐州突围时,奉命掩护友军撤退。在战斗人员不足的情况下,59军在萧县南部地区顽强阻敌。不久投入武汉会战,在潢川、大别山一带阻击敌人。10月率部安全撤回鄂西,升任第33集团军总司令。1939年11月,奉命率部攻击黄家集一带日寇,取得鄂北第二次大捷,荣获“宝鼎勋章”,并兼任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指挥。 1940年5月,日军为了控制长江交通、切断通往重庆运输线,集结30万大军发动枣宜会战。当时中国军队第33集团军只有两个团驻守襄河西岸。张自忠作为集团军总司令,本来可以不必亲自率领部队出击作战,但他不顾部下的再三劝阻,坚持由副总司令留守,自己亲率2000多人渡河作战。出战前,他留下两封绝命书。一封写给第33集团军副总司令冯治安,一封写给全体将士,句句肺腑,字字千钧,舍己为国,感天动地。 5月6日晚,张自忠率2000多人东渡襄河后,一路奋勇进攻。日军随后以优势兵力对其实施包围夹攻。张自忠指挥部队向人数比他们多出一倍半的敌人冲杀10多次,日军伤亡惨重。5月15日,日军一万多人分南北两路向张自忠率领的部队实行夹击。激战到16日拂晓,张自忠部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长山。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中国军队的阵地发起猛攻。一昼夜发动九次冲锋。张自忠所部伤亡人员急剧上升,战况空前激烈。 5月16日一天之内,张自忠自晨至午,一直疾呼督战,午时他左臂中弹仍坚持指挥作战。战至下午2时,张自忠手下只剩下数百官兵,他将自己的卫队悉数调去前方增援,身边只剩下高级参谋张敬和副官马孝堂等8人。他掏出笔向战区司令部写下最后近百字的报告,交给马孝堂说:“我力战而死,自问对国家对民族可告无愧,你们应当努力杀敌,不能辜负我的志向。”最后,浴血奋战,身负七处重伤,壮烈殉国。 蒋介石惊闻张自忠殉国,立即下令第五战区不惜任何代价夺回张自忠遗骸。一百多名将士拼死抢回张将军的遗体,连夜运往重庆。当灵柩经过宜昌时,全市下半旗,民众前往吊祭者超过十万人。灵柩运抵重庆,国民政府为他举行了国葬,蒋介石亲临迎灵致祭,抚棺痛哭,并手书“英烈千秋”挽匾以资表彰。 张自忠将军牺牲后,湖北民间开始流传这样一首《襄河曲》:“五月的炮火连天响,鬼子三路向西闯。十万铁军上战场,血战襄河保家乡!看吧!大洪山边,张自忠将军为国成仁,唐白河头,战死了钟毅师长。辉煌!辉煌!这是最后胜利的曙光! 1940年 8月 15日,延安各界一千余人隆重举行张自忠将军追悼大会,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分别为张自忠将军题写了“尽忠报国”、“取义成仁”、“为国捐躯”的挽词。朱德、彭德怀联名题词:“一战捷临沂,再战捷随枣,伟哉将军,精神不死。” 周恩来称赞张自忠:“其忠义之志,壮烈之气,直可以为中国抗战军人之魂。” (段明艳) 一位爱国绅士临刑前的诫子书 一位爱国绅士因为资助东北抗日义勇军而被捕,他自知难逃一死,在临刑前给其长子留下了这封遗书。信中这位慈父舐犊情深,谆谆教导,语重情长,催人泪下。 成儿知悉: 你年已不小,本拟父子天年,未想半途分别,你之命,父之运也!所望读书尽心,务必前途。侍母要孝,勿劳其生气,以便领你们兄弟子妹过日子。如你母有生气时,你要跄之请罪,以何时欢喜为止。兄友弟恭,妹妹之领导,你的责任太大。将来各地处你要均应前往看看,以长经验。择友慎行,要比为父有不好之日,你不要口出怨言,以免招祸生此地。善法也。勿得犯口为要。 至嘱 父 背景链接 写信人名叫于登云,是一位爱国绅士。祖籍山东省文登县大水坡,清朝时祖父迁居东北开荒,落户于吉林省磐石县朝阳山镇。他自幼聪颖好学,20世纪20年代毕业于北京朝阳大学法律系。于登云主张革新创业、实业救国,曾任吉林省蛟河县税捐局长。他思想进步,为了让儿女早日学到新知识,特意请来家庭教师教子女们学习英语、语文等课程。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很快侵占了辽宁各地,并大举进犯吉林省。1931年9月21日,日军占领吉林,23日侵占蛟河、敦化。于登云目睹日军肆意蹂躏自己的家乡和人民,悲愤异常。他虽然不能亲自上战场杀敌,却暗地筹粮筹款,资助抗日分子。 1932年2月8日,在中共党员李延禄等的帮助下,吉林地方军阀王德林率部反正,举旗抗日,宣布成立“中国国民救国军”。于登云积极联络蛟河、敦化、吉林等地的农、工、商、学等各界爱国志士,为国民救国军筹集捐款,购买棉服,提供情报,支援该军攻打敦化等地。2月20日国民救国军收复敦化,至28日,又连克额稷、蛟河两城。3月,日军进攻蛟河,于登云等被日军驻吉林宪兵队逮捕关押。 于登云自知难逃一死,在狱中秘密给儿子于渤(乳名成儿)写下遗书,对父子半途分别深感遗憾,勉励于渤用心读书,孝顺母亲,做弟弟妹妹的表率,并要他增长经验,择友慎行,特别是不要口出恶言。于登云在当地颇有口碑,受人尊敬。看守钦佩他的抗日爱国精神,偷偷将遗书带出,交给他的家人。 3月23日,于登云等13名爱国志士被杀害于吉林市郊九龙口。于登云遇害后,妻子为免不测,带领子女逃亡关内,投奔北平的亲友。于渤本来生性活泼,非常淘气,自从父亲遇难,他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他遵照父亲的教导,努力学习,孝顺母亲,谨言慎行,以身作则带领弟妹,为母分忧。父亲的遗书他不知道读了多少遍,铅笔的字迹变得模糊不清,薄薄的信纸也破烂了,于渤用浆糊仔细将信纸托裱,又用钢笔照着父亲的铅笔字迹一笔一划地描摹清楚。 通过刻苦的学习,于渤考上了国立东北中山中学。中山中学专门招收当时在北平的从东北流亡到关内的中学生,是抗战时期国民政府教育部直属的第一所国立中学。后来,于渤的妹妹于树玉考上了私立毓英小学。于渤兄妹不忘父亲的教诲,在学校努力学习,同时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号召大家抵制日货,反抗日本侵略,收复东北失地。 1941年,于渤从辅仁大学毕业,考虑到年迈的寡母和年幼的弟妹无人照料,只好放弃去国统区谋职的打算,留居北京直至抗战胜利。1949年于渤考入华北企业部训练班,毕业后分配到重工业部,为国家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2010年7月1日,于渤将保存近80年的父亲遗书捐赠给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 (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