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图书

歌棒

  • 作者:叶梅
  • 图书分类:中国文学
  • ISBN:978-1-908647-84-9
  • 字数:177000
  • 币制:人民币
  • 价格:35.00
  • 文版:英文
  • 拟转让文版:
  • 首版时间:2015-07-01
  • 最新版时间:2015-07-01
  • 出版社:中译出版社有限公司
  • 出版集团:中国出版集团公司
  • 出版社地址:北京西城区车公庄大街甲4号物华大厦6层(东12间)
  • 邮编:100044
  • 联系人:张高里
  • E-mail:huangding@ctpc.com.cn
  • 电话:+86 10 68002509
  • 传真:+86 10 68002510

叶梅,女,土家族,作家。籍贯山东东阿,出生于湖北巴东。曾当过插队知青,毕业于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曾在湖北恩施文工团、宣传部等处工作,担任过湖北建始县副县长、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文化局副局长,湖北省文联《艺术与时代》杂志主编,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党组副书记,湖北省政协民宗委副主任。曾担任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评委。现任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中国国际笔会中心副会长。    

《歌棒》讲述了一个民歌歌手与都市丽人的情感纠葛的故事。歌棒是三峡一带记载歌词的工具。歌手在都市舞台前丢失了歌棒,女主持人追随来到三峡,与歌手产生了一段情缘,但最后无果而终,各自回到原本的生活轨道。

中译出版社有限公司(源于中国对外翻译出版有限公司出版版块),简称“中译出版社”。中国对外翻译出版有限公司是1973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的国家级翻译出版机构,先后隶属于国家出版局、新闻出版总署、中国出版集团公司。经过40余年的发展,形成翻译、出版两大业务板块。2015年,中国对外翻译出版有限公司根据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专业化发展的总体部署,并经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批准,分立为“中译出版社有限公司”和“中国对外翻译有限公司”。 经过长期出版实践,中译出版社业务由单一出版联合国读物发展到译介出版世界各国的优秀作品,由出版语言翻译类著作发展到出版各类综合性书籍;出版形式由纸质出版物发展到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和多媒体出版物。中译出版社形成了以中外语言学习和中外文化交流为特色的出版格局,主要有“走出去”、社科文艺、外语学习、少儿、助学读物5条产品线,年出版新书300余种,引进和输出版权图书各约100余种。 “走出去”产品线,主要品牌产品有:中译经典文库·中华文化精粹(双语版)、《中国通史》(英文版)、阅读中国·五彩丛书(英文版)、阅读中国·藏族青年作家丛书(英文版)、中国报告系列(英文版)、《金瓶梅》(汉阿版)、中国故事·长江书系(英文版)、中国故事·黄河书系(英文版)等。 社科文艺产品线,主要品牌产品有:《中亚文明史》、《非洲通史》、“伟大的思想系列”(英汉对照版)、中译经典文库·世界文学名著(中文版和英文版)、中国报告(中文版)、中国故事·长江书系(中文版)、中国故事·黄河书系(中文版)等。 外语学习产品线,主要品牌产品有:翻译理论与实务、翻译教材、多语种(英、日、韩)实用口语类图书。 少儿类产品线,主要品牌产品有:儿童英语启蒙类的“WeeSing”“苏斯博士双语绘本”,儿童艺术启蒙类的“凯蒂的文化艺术之旅”、儿童科普类的“戴高帽子的猫科普图书馆”,儿童文学类的“希腊神话全集”以及国内原创“走进海洋世界”“成长绘本”等。 助学读物产品线,主要品牌产品有:以地方教材为主的教育类图书,新航道的雅思、托福、SAT等外语考试图书,昂秀系列大众外语学习图书,自主研发的《海洋意识读本》《心理健康教育》等。 除图书出版以外,中译出版社还先后创办了《动感》《长三角》《东方壹周》杂志。《动感》杂志旨在提供准确、全面、健康的时尚资讯和汽车信息,读者对象为城市时尚群体和爱车族;《长三角》杂志是一本报道我国长三角地区的经济及发展走势,宣传投资环境,研究、引导和促进全国区域经济发展的权威杂志。《东方壹周》为周刊,是一份泛地产时尚消费类杂志,内容以新闻、房地产、时尚、消费为主,理念前卫,装帧鲜明时尚,是一份受大都市新潮群体喜欢的杂志。

那晚没有任何预兆,就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所有的人都傻了。 一簇簇山茶花正在怒放,灯火辉映的舞台上,娇艳的花瓣次第绽开,然后化作花雨满天飘洒,可沙鲁却不知去向。女主持芳罗在台上千呼万唤:有请来自三峡龙船河的农民歌手沙鲁,可就是不见这人出来,芳罗不知该如何往下进行,一脸尴尬的假笑。 后台都找遍了,舞台监督小丁拿着对讲机像着了火的老鼠一通乱窜,逮谁就问:“见到沙鲁了吗?就是那个包头帕的?”刚才还见他坐在墙角念念有词,显然在做上台的准备,怎么一会儿工夫就蒸发了?小丁叫喊:“卫生间卫生间,快去快去,他拉肚子,肯定在里边。”可是跑回来的人却说没有,化妆间也没有,换服装的地方也没有。 这人真的不见了。 后来才听门卫说,十分钟以前,那个穿花边衣服的男人,一边扯着头上的帕子一边大步往外走,他还以为是演出完了的某一位。小丁心急火燎地给金星旅馆打电话,请来的还不是腕儿的演员大都住那里,响了三遍没人接,小丁这里等不及了,“操他妈!”他气狠狠地摔了手机,“莫名其妙!” 要命的是,这天晚上是电视台直播,幸亏芳罗是见过场面的人,在小丁满世界疯找的当儿,她愣了5秒钟之后说:“看来我们的观众需要更大的耐心期待沙鲁的原生态民歌,让沙鲁再做一些时间的准备,我们有请下一位。”就这么敷衍过去了。晚会结束时也没再提这个话题,事情不了了之。 当晚找到金星旅馆,服务员说沙鲁已拎着他的包离开了,电视台给他做的那套彩色花边的服装叠得有棱有角地放在枕头边,还压了一张纸条,歪歪扭扭地写着:“我的歌棒丢了,我得回去了。”大家都看不明白,“什么该死的歌棒?”小丁说。沙鲁没手机,据说老婆也没了,找他还真不好找。小丁随后给龙船河打电话,那边的村委会主任说:啊?他不是跟你们上北京了吗?吓得小丁再不敢往下多说,怕那边跟他要人。 龙船河在长江三峡那边,年初,电视台的民歌栏目到那一带去采访“非遗”——就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当地人介绍说我们这儿有个叫沙鲁的,每天早晚对着峡谷吼山歌,一村人的耳朵都快被他给震聋了。小丁找到那儿,趴在村头听了一回,真是喜出望外,当即就请沙鲁来北京参加“爱我民歌”晚会。芳罗是这台晚会的主持人,第一次在演播室走台,就被沙鲁的歌声打动了。电视台的人什么没见过,但也都挺震撼,说好家伙,哪怕就是陕北的那位唱红了全国,也不及这位。 要说,沙鲁的高音并不显挺拔,却是自然得很,青枝绿叶的,无论高低舒缓都是一马平川,实际上高的高入了云霄,低则低入了河谷,只因这人的声带空间辽阔,像是能包容万物,自由自在。更打动人的是,沙鲁的歌声里含了山川河流的清新,原汁原味的让人回味不已;又像滔滔江水安放的闸口恰到好处,该放则放,该收则收,合着一股蜂蜜的甘甜钻进人的心里。 ……